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날짜
~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ID :NAHF.jc.d_0008_0140IDURL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사계공문고(査界公文攷) : 함경북도관찰사(咸鏡北道觀察使) 이종관(李鍾觀)이 관리를 파견하여 정계비와 국경지대를 조사케 한 기록

 
    査界公文攷
    大皇帝光武二年戊戌秋咸鏡北道鍾城居民吳三甲前五衛將等以白頭山澤下定界碑事跡分界豆滿兩江之間地未勘事越寓民失籍事上言事見本文伏承 批旨令政府稟處己亥春三甲等申訴內部內部大臣李乾夏發訓于咸北觀察府觀察使李鍾觀以慶源郡守朴逸憲定査界派員送本府主事金應龍偕往審勘四月十六日陰三月初七日起程先審分界江源至白頭山立碑處而歸派員前往于分界江溯流究源則源出於下畔嶺合于小地名土門子水而至二百餘里夾心子流於穩城於伊後水會處確非原定界限土門之下流也由此轉轉跋涉南過長引江靑山平崗四道溝廣坪等地二百餘里之遠到茂山郡距定界碑處三百五十里也風餐露宿涉險攀危歷勘豆滿江源抵得白頭分水嶺上果有一靑質石碑兀然特立坐北向南字劃分明五月十五日陰四月初六日査界派員報于觀察府曰碑之東西分水溝壑完如八字樣故以指南針審驗方位則西之鴨綠之溝東之土門之溝確鑿無疑毫不差爽碑堆之去豆滿上源洽爲九十餘里之遠而初不接於土門發源則指豆滿土門苟說不得者也自碑址從東溝而下間三四寸步許往往築石堆延至二十里許大角峰自此築土堆如山迤東至七十里堆合爲一百八十餘屯堆上之木自生自老皆已拱抱築土之中間有土壁如門樣數十里許故旣得土門之名此是亘萬古不易之界也標限如彼的確則何必捨此土門之眞源而止論於北甑山下畔嶺源出之水乎碑東土門之源歷石堆土堆至杉浦水始出迤至于北甑山之西陵口黃口水大沙墟小沙墟九等墟兩兩溝等處流于五六百里之許與松花江幷合東至于黑龍江入于海土門江之自上源至下流入海以東固是界限內地而我國則初慮邊釁嚴禁流民遂虛其地故淸國謂之已疆先爲占居至有割讓俄人千餘里之地視之當年定界土門之限不容若是而原定之界限尙未妥勘民生以之受困邊案從又滋案揆以交際寔屬未協迨此兩國和好定約之日我疆我理又所不已也摠之此界之申明舊限有關乎韓淸俄三國互相先期聲明三國各派妥員會同先勘白山之定界碑自土門之源順流至于入海處歷歷踏勘公眼繪圖彼此援照各國通行之法例公平妥決則界限自可分明邊釁無由滋生矣不但本國邊民之安揷乃已實是三國和誼之友睦豈非亞洲東隅之一大幸乎今於承訓査界之行只自下畔嶺以下至白頭山定界碑堆形便與豆滿江上源一一踏勘繪圖至若碑堆土門江下流入海之處道路險悠不可以數三箇月遍勘故未及躬査該土門下流之界不能仔細圖形故地界繪圖定界碑本各一件粘付而界地情形可據事蹟左開報告云云左開六條一曰白頭山分水嶺土門江形便畧曰白頭山大澤三面皆塞北流謂之天上水此松花江之源山之一枝麓東落向南爲分水嶺嶺脊有定界碑嶺之正東正西有溝壑西爲鴨綠東爲土門土門江合于松花江黑龍江而入海今於勘碑査界之場碑記之東爲土門四字寔爲兩國公判之符也二曰豆滿江土門江二水之辨畧曰現考關北誌云古人謂童巾以上稱於伊後江以下謂之豆滿江卽今穩城鍾城接界也茂山會寧鍾城三邑之江實爲漁潤江而卽於伊後江之變稱初無豆滿之名灼然可知安得爲土門之轉音乎假使漁潤豆滿早得土門之名與分水嶺發源之土門大相不同明是二土門不可以一水論也三曰分界江土門江下流之辨畧曰下畔嶺發源之水或稱塡爾哈通河或稱分界江無乃古人之指此爲土門江下流而浪得分界之名乎蓋分水嶺發源之土門江東流三百餘里過北甑山轉入松花江則分界土門二源自可辨矣四曰關北誌事蹟五曰古老傳說六曰邊界事情略曰現今自豆滿江一帶距土門江下流以內地面長寬假量爲數千里我民之所居者無慮幾十萬戶該土之開荒拓地專賴我民之力而淸俄民則不過是我民十分之一我民初因荐歉而越墾資生竟被壓制之困離親戚棄墳墓是豈本性哉且鬍匪熾盛傷命搶財之弊比比有之皆遑遑若不保朝夕今於査界所經處男婦老少往往擁環馬首泣說困苦只望劃界安接之澤此皆我 先王赤子也如不拯救之急必將塡壑乃已興言及此寧不矜憫竊惟民心亦天意也尋劃舊界安接流民豈不應天順人乎謹按公法會通第二百九十六章載明兩國毗連理應會同査定疆界明白圖繪貼說以杜日後疑端等語當年穆克登之奉旨査邊也兩國會同立石築堆明白査定載於圖誌則鴨綠土門之限有何疑端乎且二百九十七章載明兩國若以山嶺爲界而無條款指明山麓山頂則水自山頂而下人之居者亦必順水而下故必以山頂爲界等語然則白山下東西分水天然之限確定指明於碑界也且二百八十三章載明兩國於某處荒地占居部落而疆界未定者若無江河山嶺爲限則應於居中劃界等說若使當日無江河山嶺爲限則應於居中劃界等說若使當日無江河山嶺之標限應有劃界之論而況已定界限內之一尺寸王土幾千萬我民肯讓他邦之管轄壓制哉此誠千古臣民有志之所共慨然故敢附愚見如是恐未知處分之如何同月二十五日陰四月十六日觀察使報于內部大臣曰該派員之査界已是纖悉而大抵區域定界必以山嶺脊岡江流川派爲限者自古不易之典故舜之肇十有二州封山濬川禹分九州奠高山大川此是定規也今我界白頭山之西鴨綠土門是亦天限非人力所爲也淸國總管穆克登査邊定界立碑於土門江發源處分水嶺上以土門江南北定爲韓淸兩界之限此亦遵古今之規也前勘界使李重夏分水嶺定界碑土門江確證詰辨事竟未就我國臣民迄今痛限何幸天人符應兩界確定時所可明證者卽是分水嶺土門江而乃前日已定之界也淸員秦瑛談辦時以紅湍水西豆水爲界者當初穆克登無立碑界限之表則從何指證且我民入居者爲幾萬戶彼民不過幾千戶彼以先占之勢壓制我民驅使賤役我民雖或薙髮其本心則皆願爲我國之氓天意可驗於民心邊情形便若是惟在兩査處辦定界碑文一度邊界地圖一本堅封捺印以府主事金應龍定派員上送玆以報告云云
    按北伯察界之談辦草定而適有邊民之籲 天遵 朝令査界則派員踵前曲察尤加詳焉其報云韓淸俄三國會同勘碑自土門之源順流至于入海處歷歷踏勘公眼繪圖彼此援照各國通行之法例公平妥決則界限自可分明此眞確論也噫土門以南之疆非不分明而淸不還我自割與俄計在姑息而俄求無已至召庚子之禍三國混處局勢紛紛所査之界何時定乎今選大要于此以備叅考

     
    이름
    吳三甲 , 李乾夏 , 李鍾觀 , 朴逸憲 , 金應龍 , 穆克登 , 穆克登 , 李重夏 , 秦瑛 , 穆克登 , 金應龍
    지명
    咸鏡北道 , 鍾城 , 白頭山 , 分界 , 豆滿 , 分界江 , 白頭山 , 分界江 , 土門 , 穩城 , 土門 , 長引江 , 靑山 , 平崗 , 茂山郡 , 豆滿江 , 白頭 , 分水嶺 , 鴨綠 , 豆滿 , 土門 , 豆滿 , 土門 , 土門 , 土門 , 北甑山 , 北甑山 , 松花江 , 黑龍江 , 土門江 , 淸國 , 土門 , 白山 , 土門 , 白頭山 , 豆滿江 , 土門江 , 土門 , 白頭山 , 分水嶺 , 土門江 , 白頭山 , 松花江 , 分水嶺 , 鴨綠 , 土門 , 土門江 , 松花江 , 黑龍江 , 土門 , 豆滿江 , 土門江 , 豆滿江 , 穩城 , 鍾城 , 茂山 , 會寧 , 鍾城 , 豆滿 , 土門 , 豆滿 , 土門 , 分水嶺 , 土門 , 土門 , 分界江 , 土門江 , 爾哈通河 , 分界江 , 土門江 , 分水嶺 , 土門江 , 北甑山 , 松花江 , 土門 , 豆滿江 , 土門江 , 鴨綠 , 土門 , 明山 , 麓山 , 白山 , 白頭山 , 鴨綠 , 土門 , 土門江 , 分水嶺 , 土門江 , 分水嶺 , 土門江 , 分水嶺 , 土門江 , 紅湍水 , 西豆水 , 土門 , 土門
    관서
    觀察府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