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사건명
기사명
작성·수신·발신자
본문
해제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ID :NAHF.gk.d_0002_0420IDURL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척사상소(斥邪上疏)

 
  • 발신자李恒老
  • 수신자高宗
  • 수신일1866년 9월 12일(음)
  • 출전『일기』 丙寅 9월 12일; 『일록』, 『실록』 丙寅 9월 12일에 같은 내용 수록
同副承旨李恒老疏曰 伏以 臣於今月九日 伏奉承政院八日成帖 以臣爲同副承旨 使之斯速上來者 臣聞命驚惶 罔知攸措 臣實空空一野人耳 少治功令 才拙不售 略涉性理 病癈因循 老矣無聞 甘爲棄物 忽於憲廟庚子 虛名上徹 誤恩下降 傴僂悸恐 不敢就職 哲廟壬戌 誤出賊招 雖蒙睿燭 得保首領 俯仰慙駭 不敢自同平人 不謂殿下嗣服之初 大僚筵薦 驟加淸顯 一歲中超遷至掌憲 此在宿德名儒 不敢容易承膺 況在臣身 何異木偶之華衮 瓦缶之黃流也 卽因徑遞 未得封疏陳情 似若儻來者然 臣罪萬死 況今洋賊猖獗 正當危急存亡之秋 凡繫庶官 尤宜遴選 而以臣萬萬不似之物 畀之納言之重任 臣愚竊以爲過矣 且臣犬馬之齒 七十有五 百病侵凌 坐起須人 尋常應接 七顚八倒 喉舌供職 決非可强 不獨負乘之爲憂也 但今賊情叵測 艱虞溢目 而召命之降 出尋常萬萬 臣非木石 何以爲心 茲不敢在家辭免 扶曳癃疾 敢膺有旨 而來籲此惶悶之情 伏乞聖明 哀矜垂察 將臣所帶職名 亟命遞去 以重公器 以安私分焉 抑臣竊有所懷 不忍不冒死一陳焉 恭惟我殿下 以沖齡 膺受祖宗丕丕基 霜豕積漸 禍亂猝發 宵衣旰食 將伯無地 謂草萊之愚 猶或有千慮之一得 庶幾有以傾否扶顚於萬一 有此馹召之擧 臣自上道以來 夜不成寐 食不知味 實不知仰酬聖心之一二也 臣本章句腐儒 無經濟之術 加以老病垂死 精神昏耗 日用瑣細 前忘後失 不得逆探賊情 條論時事 鑿鑿符合 然姑擧其大槪 則今日國論 兩說交戰 謂洋賊可攻者 國邊人之說也 謂洋賊可和者 賊邊人之說也 由此則邦內保衣裳之舊 由彼則人類陷禽獸之域 此則大分也 粗有秉彝之性者 皆可以知之 況以殿下之明聖 豈容左腹之入也 但恐宗社危急之禍 迫於呼吸 而計利徼倖之論 乘間抵隙 則未知聖明 果能持之如一 剛決鎭壓 如孫討虜斫案之勇否也 此愚臣之所大懼也 其主國邊之論者 又有兩說 其一 戰守之說也 其一 去豳之說也 臣謂戰守常經也 去豳達權也 常經人皆可守 達權非聖人不能也 何者 蓋有太王之德則可 無太王之德 則無歸市之應矣 百姓一散 不可復合 大勢一去 不可復來 此愚臣所以先事深憂 願殿下 脫有事變 寧守常經 而毋遽以聖人之事自況也 殿下若於戰守之說 堅定聖志 雖萬夫沮撓 不動毫髮 則喑聾跛躄 且增百倍之氣矣 況簪纓世臣之族 草野忠義之人 孰不願激勸小民 爲殿下効死哉 臣願殿下 亟下哀痛之敎 自訟致寇之由 明示善後之意 十行絲綸 丁寧懇惻 足以泣鬼神而動木石 則其鼓發民情之端 得之於此矣 敬信大僚 以尊體統 三司之外 廣開言路 選將繕武 極用人望 八道之內 又各擇本道人望所歸者一人 爲號召使 假之以盛權 示之以尊寵 爵祿之榮 及於副貳 使之收拾忠孝氣節之人 以爲義旅 與官軍相爲應援 賊來則折衝禦侮 以衛王室 賊去則修明彝倫 以息邪敎 則其轉禍爲福之幾 又得之於此矣 昔者隋煬帝 以百萬之衆 來攻高句麗 其大小强弱之勢 不翅若萬斤之壓鳥卵也 然而乙支文德 能以褊師 敗衂其衆 隋以不振 唐太宗之英武 天下無敵 而自將擊安市城 城守不克 天師摧敗 爲天下笑 麗氏之末 紅巾賊率豼貅熊羆之師三十餘萬 來陷松都太祖鄭世雲 一擧而破其二十萬 斬其魁關先生 逐破頭藩 於是乾淸坤夷 麗室復安 今我朝雖當文恬武嬉 不識兵革之餘 凜凜若不保朝夕 然地方千里 山海險固 財粟之出 魚鹽之利 雖在戰國之世 猶當伯仲於趙·魏·燕·韓 決非高句麗丸泥之比也 殿下自今伊始 夙興夜寐 君臣相誓 戒宴安之鴆毐 致勤儉之實德 私意不萌於心術之微 文具不設於政事之著 則群臣百姓 莫不精白其心 丕應徯志 何事之不可濟哉 雖然臣竊聞之 水所以載舟 亦能覆人之舟 民所以衛國 而亦能亡人之國 故曰 人心險於山川 殿下歷覽古史 興邦之慶 孰不本於人心之歸嚮 喪邦之禍 孰不由於人心之離叛也 臣願殿下 謀及聖心 謀及卿士 內自輦轂 外至遐荒 凡經術道德 足以爲殿下之師友 面折廷爭 足以正殿下之闕失 孝廉氣節 足以勵殿下之風俗 淸白政事 足以活殿下之赤子 武學才智 足以敵殿下之所愾 與凡小善一藝 可備殿下之器使 而擯棄淪落者 卽命有司悉心推訪 拔茅連茹 使之于于洋洋 來列庶位 而凡懷利忘義 遺君後親之輩 漸次疎遠 則朝著淸明 士林相慶 而皆願爲殿下致身矣 停土木之役 禁歉民之政 去侈大之習 卑宮室菲飮食惡衣服 而盡力於民事 如大禹之爲 養好生之德 充不忍人之心 如臯陶之謨 孟子之訓 表裏一致 孚信傍達 則民力大紓 物情洽然 而仰之如父母矣 率致身之臣 以遺其君 率孝順之子 以攻其父 古今天下必不成之事也 如此然後洋賊可逐 國家可保 苟爲不然 上失君子之心 下結小人之怨 日往月來 不知所以反之 則雖使猛將如雲 謀臣如雨 前知預計之士 日効其能 無補於土崩瓦解矣 老臣受國厚恩 一息尙存 決不爲無理之妄言 以負我聖明也 耿耿此心 神明可質 伏願殿下 赦其狂妄之罪 而深留睿念焉 臣無任云云 省疏具悉 所陳諸條 莫非藥石之論 予當體念矣 爾其勿辭 卽爲肅命

 
이름
李恒老 , 隋煬帝 , 乙支文德 , 唐太宗 , 松都 , 太祖 , 鄭世雲 , 大禹 , 臯陶 , 孟子
관서
承政院 , 三司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