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작성·수신·발신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조선의 근심은 일본이 아니라 러시아라고 주장하는 하여장(何如璋)의 문서

1. 조선[고려]의 근심은 일본에 있지 않고 러시아에 있으며, 만약 일찌감치 각국과 통상을 할 수 있다면 그대로 견제하기에 충분할 것임을 논하였습니다. 2. 일본의 외무상 寺島가 러시아인이 圖門江하구에 병사를 주둔시킨 뜻을 파악하기 어려우니 중국이 조선에 사신을 보내 주재시키고 일찌감치 대비하기를 바란다고 이야기하였습니다(一. 論高麗之患不在日本而在俄羅斯. 如能早與各國通商, 尙足牽制. 二. 日外務寺島言, 俄人屯兵圖門江口, 其意回測, 極盼中國遣使駐朝、及早籌維).

 
  • 발신자出使大臣何如璋
  • 수신자總理衙門
  • 날짜1880년 4월 13일 (음) , 1880년 5월 21일
  • 문서번호2-1-1-08 (332, 403a-405b)
四月十三日, 出使大臣何如璋函稱.

敬啓者:
上月二十九日, 肅寄第八號一緘, 並附『使東述畧』、『使東雜詠』各一本, 計邀澄鑒. 如璋到國以后, 日本使臣花房義質, 自高麗歸. 前與之相見, 畧言朝鮮執政意猶不願修好, 見西服欲望而去之, 除釜山一口通商外, 現欲再擇二口, 仍未定云. 有傳聞日本欲在鹹鏡道元山津開口, 而俄人阻以不如在高麗西南之全羅道, 且宣言欲用兵高麗, 若在鹹鏡道頗干不便. 又傳聞, 去歲英人欲藉日人爲介紹, 而俄人阻之, 日人亦遂不復言. 前巴使來晤, 爲如璋言:“中國何不勸高麗, 與各國通商, 既不能閉關, 卽多與一二國結好, 亦有益無損, 否則將爲俄人所吞噬”云云. 合一切傳聞之詞, 情形當屬實也.
竊以爲高麗之患, 不在日本, 而在俄羅斯. 俄之經營東土, 非伊朝夕. 近又據新聞紙言, 俄人在黑龍江一帶, 繕甲完郭, 計增馬隊四千五百人, 又增步兵三千人, 增礮兵六百人, 水兵二千人, 兵船四艘. 報中言將以備英, 然正不知意之何屬也. 計俄用兵, 必先高麗, 直趨鹹鏡道, 以強弱之勢揆之, 高麗必不能支. 高麗若亡, 蛇蠍之患, 近在心腹, 中國豈有安時? 當日、高立約之初, 西人發議, 既謂:“泰西諸國當踵其后, 藉日人爲先導,” 又謂:“俄人所屬海口, 冬阻於冰, 欲於高麗各口肆鯨吞, 一旦高人與各國通商, 俄有投鼠之忌, 必緩其謀.” 逮客歲英果欲託日人, 俄果私租日人, 是俄人虎狼之心, 固天下萬國所共知者, 中國不早防之可乎哉! 俄、英近日尚無戰音, 和議一成, 恐將有事於東, 卽不然, 患亦不出十年. 俄若用兵高麗, 而我竟結舌而退, 坐視而不救, 后患安可言乎? 夫英託日人求通互市, 而俄阻之, 是與各國通商, 尚足爲牽制俄人地, 此意似宜告高麗知也. 日本今遣天城兵船、松村少佐, 由日本海巡測高麗東北各海口, 大約日本意圖自守, 非能興師, 我亦當察其地形. 俄人增兵, 想臺端必有所聞, 如果屬實, 我東三省之應如何設法籌畫屯守, 綢繆未雨, 宜急圖之. 率臆妄陳. 敢乞代囬堂憲謄核.此請勛安.
何如璋張斯桂謹啓.
三月二十八日第九號. 外高麗圖二紙, 又中國日本朝鮮圖二幅.

再啓者:
正封緘間, 昨日因議遊歷護照事, 見外務卿寺島, 縱談及此. 寺島云:“去歲英、法欲與俄立約, 在圖們江口通商, 俄人拒之, 其意可知.” 又言:“俄人屯兵圖們江口, 朝鮮流民歸之者極衆.” 且言:“彼國與朝鮮結約, 欲藉以自保, 中國似宜遣使, 往駐朝鮮, 屬其及早籌維.” 其言殊足動聽, 並議遊歷護照事, 錄『問答節畧』一紙, 乞囬堂憲鑒謄核是禱. 再請臺安.
 
별지 : 出使大臣何如璋과 日本外務卿寺島사이의 문답절략(出使大臣何如璋與日外務卿寺島問答節略)
 
1. 『問答節畧
日前橫濱商人, 請領遊歷護照, 神奈川遲留未給, 由理事官轉稟前來. 因函致外務省, 訂期商辦. 二十二日赴外務省晤寺島, 寒暄畢, 因言遊歷護照事.
寺島云:“規未載, 事須妥商.”
我云:“載在『通商章程』第十三款, 且東人遊歷中土者, 早經發給矣.”
寺島因檢視章程, 乃云:“遊歷雖載明, 而無裏數及詳細辦法, 仍須妥商.”
我答:“以此有舊章, 無難辦理, 願妥商亦無不可.”
寺島云:“此事我有肯通融. 唯森使在貴總理衙門有所商, 亦請致信代求通融爲望.”
我言:“遊歷事中國先行, 今不過請貴國照辦耳. 無所謂通融也.”
彼乃再三糾纏云:請於復該省文中提及此層.
我駮之.
彼又云:“否則由該省復我文中提及.”
我嚴駮之:“且諭以貴國領事在上海, 曾與海關道詳議數條照給, 並非我格外要求之事,
如貴國不辦, 我當告知本國照樣停給也.”
彼聽了, 因言此事好辦, 俟查明再行訂期晤商. 適英使來, 遂告辭. 二十八日再赴外務
省晤譚此事.
寺島云:“檢查上海所議之案, 業已不存. 第遊歷一節, 自當通融辦理, 唯中國通商口岸, 待東人異於西人, 請代求一律辦理.”
我答:“以中東條規, 與泰西各國不同. 因彼此密遇有來有往, 故所辦之事, 必兩國均可行者方辦, 斷不能獨占便宜, 且我與泰西所立之約, 隨后亦將斟酌盡善, 貴國不必再蹈其故轍.”
彼又反復辯論. 因諭以西人無可恃, 觀俄、土近日之事便知, 且同在亞細亞中, 須先求立國根本, 今日商務, 貴國卽窮力步趨, 斷不能求勝於西人, 唯須於輸入輸出, 注意防金幣流出, 方是穩著. 彼深以爲然.
因問曰:“英、俄兩國如何?”
告以英如狐, 俄如虎, 一圖利, 一圖土地. 均宜防也.
彼因言:“俄近在圖們江口屯兵, 墾闢日拓而南, 朝鮮流民歸之者, 約有二三萬人. 其用心殊不可測. 我與朝鮮結約通商, 亦願藉此爲自保之計, 非別有所圖也. 中國似宜遣使往駐朝鮮, 屬其及早籌維. 且思所以保護之, 並時遣兵船遊巡, 以習水道, 爲萬一之備, 否則朝鮮一失, 亞洲之大局, 深爲可憂.”
因答:“以尊論極是. 我政府亦早籌及之, 唯望歸國洞悉情偽, 不致受俄人之愚則善矣.”
彼又言:“去歲英、法欲與俄立約, 在圖們江口通商, 俄人拒之, 其意可知. 頃接意大利電報云, 英、俄必出於戰, 果爾, 我得乘暇修備, 亦好機會也.”
我因云:“貴國知此, 則所以自治者須求良法. 如習西俗, 詡通商, 抑末務耳, 卓見以爲何如. 遊歷事, 請妥籌示覆爲幸.”
遂辭歸.
 
이름
何如璋 , 如璋 , 花房義質 , 如璋 , 何如璋 , 張斯桂 , 寺島 , 寺島 , 寺島 , 寺島 , 寺島 , 寺島 , 寺島
지명
高麗 , 朝鮮 , 釜山 , 日本 , 鹹鏡道 , 元山津 , 高麗 , 全羅道 , 鹹鏡道 , 中國 , 高麗 , 日本 , 俄羅斯 , 黑龍江 , 鹹鏡道 , 高麗 , 中國 , 高麗 , 中國 , 高麗 , 高麗 , 日本 , 中國 , 日本 , 朝鮮 , 圖們江 , 圖們江 , 朝鮮 , 中國 , 橫濱 , 神奈川 , 上海 , 海關道 , 上海 , 中國 , 圖們江 , 朝鮮 , 朝鮮 , 中國 , 朝鮮 , 圖們江
서명
使東述畧 , 使東雜詠 , 問答節畧 , 問答節畧 , 通商章程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