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날짜
~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ID :NAHF.jc.d_0008_0120IDURL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감계공문고(勘界公文攷) : 안변사(安邊使) 이중하(李重夏)를 감계사(勘界使)로 삼아 청국에서 파견한 인물들과 함께 국경을 조사했던 일을 기록

 
    勘界公文攷
    聖上乙酉秋以安邊府使李重夏爲勘界使審勘土門地界九月二十七日勘界使與從事官趙昌植會寧府淸國派員德玉琿春副都統衙門派員邊務交涉承辦處事務賈元桂護理招墾邊荒事務秦瑛吉林派員督理商務委員等連日來會三十日及十月朔日兩次談辦多所爭執初三日發行及到茂山豆滿江合三源之處淸國派員專欲査勘正流勘界使以爲先勘碑界後審江源屢回卞論乃定三路分進之議十五日從事官趙昌植隨員李垕燮會寧居折衝金禹軾鍾城人見上同琿春派員德玉往勘紅湍水源隨員吳元貞鍾城人見上同中國繪圖官廉榮往勘西豆水源勘界使與按撫中軍崔斗衡隨員崔五吉穩城居前五衛將權興祚茂山人見上同中國派員秦瑛賈元桂沿紅土山水源直向白頭山晝夜間關尋立碑處荒崖陡壁亂木叢林間關前進僅至二百里程而山川險阻風雪交加中路露宿賈元桂惡其査碑欲令勘界使窘困自退深夜催行積雪沒脛天地晦冥許多人馬幾乎濱危忽然東南開霽朝日初升始尋立碑處計其夜程則六十里搨出碑文與派員各持一本東西水源土石堆形一一指證仍爲下山而趙昌植勘至虛項嶺衝雪僅回西豆水勘員次第來會至二十七日齊到茂山勘界使具由馳 啓曰伏念勘界一事以定界碑形便言之碑在大澤南麓十里許而碑之西邊數步地有溝壑爲鴨綠江之源碑之東邊數步地有溝壑爲土門江之源連設石堆土堆九十里堆高數尺堆上林木自生已有老而拱者明是當年標限而至大角峰尾中間溝形忽窄土岸對立如門者指此也豆滿江上流衆水發源中最近於封堆者是紅土山水源而橫隔漫坡相距已爲四五十里之遠以土門上下形便言之碑東乾川東迤百餘里始出水東北流轉而北入松花江松花江黑龍江上源之一派也吉林寧古等地皆在其中中國派員以爲中國朝鮮交界本以圖們江爲界總署禮部奏議亦云査勘圖們江舊址而今此碑東之溝是松花江上流與東爲土門之義不符轉多疑貳之說臣以爲下流雖入於松花江而標限之碑堆旣如彼土門之形便又如此過不接於豆滿上流則我國之人只認以土門定界而已初無一毫欺隱故苦口力卞而彼則專欲以圖們江正源定界臣則惟以碑堆之界爲證兩相葛藤彼此矛盾故另成繪本歸報朝廷之意十餘日商議始成草本照會公閱然後更寫正本而其繪圖官畫法精細至以劃井間而標里數開輪圖而辨方位多日費工乃成完本山水形址不至甚爽紅湍水形便則距西邊鴨綠之支流相距爲七十五里與立碑處南北距爲一百三十里西豆水正流則至于吉州地方而與立碑處南北相距爲四五百里則與碑文之東爲土門初無相關處處指證一一卞論足以劈破其疑中國派員又以碑界江源與中國圖誌不合終不釋疑數朔相持意無指定之道故各持碑文一本圖繪一本而給本則互相銓印另行照會乃於十一月三十日自會寧府彼此還歸邊界形便聞見事實畧綴數條附臣愚見別具一件幷以碑文一本圖繪一本及照會謄抄一卷談草一卷上送于承政院以爲 乙覽之地臣與從事官臣趙昌植仍卽復路緣由馳 啓云云至丁亥再勘而事未歸正
    按此兩國界限水以分之碑以定之然水流於荒漠之間實非曲曲易尋之地碑立於高遠之上亦無時時登覽之人故彼雖識源常不厭其界之跨外我難覔源自不覺其界之蹙內至于癸未幸得分水之眞源探界旣詳竟有乙酉兩對之査勘是其公共道理也于時談辦足以破彼此積疑一百七十餘年界限一朝分明而勘界使 啓本尤爲國史之來徵故今選大要于此以備叅考

     
    이름
    李重夏 , 趙昌植 , 德玉 , 賈元桂 , 秦瑛 , 趙昌植 , 李垕燮 , 金禹軾 , 德玉 , 吳元貞 , 廉榮 , 崔斗衡 , 崔五吉 , 權興祚 , 秦瑛 , 賈元桂 , 賈元桂 , 趙昌植 , 趙昌植
    지명
    土門 , 淸國 , 琿春 , 吉林 , 茂山 , 豆滿江 , 淸國 , 會寧 , 鍾城 , 琿春 , 紅湍水 , 鍾城 , 穩城 , 茂山 , 紅土山 , 白頭山 , 西豆水 , 鴨綠江 , 土門江 , 大角峰 , 豆滿江 , 紅土山 , 土門 , 松花江 , 松花江 , 黑龍江 , 吉林 , 寧古 , 中國 , 中國 , 朝鮮 , 圖們江 , 圖們江 , 松花江 , 土門 , 松花江 , 土門 , 豆滿 , 土門 , 圖們江 , 鴨綠 , 西豆水 , 吉州 , 土門 , 中國 , 中國
    관서
    會寧府 , 禮部 , 會寧府 , 承政院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