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날짜
~
본문
해제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ID :NAHF.jb.d_0001_0010IDURL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남부주부(南部主簿) 신충일(申忠一) 변방 오랑캐의 실정에 대하여 서계를 올리다.

 
  • 발신자申忠一
  • 발송일년도 미상 12월 20일(음)
南部主簿申忠一書啓
臣於上年十一月二十日
朝十二月十五日到江界適値府使許鎭以防備檢勅使
出在其境內所屬鎭堡仍留本府以待其回十七日還官遂與相會問邊上虜情之可問者備辦盤纒二十日發
二十一日到滿浦鎭以待鄕導胡人之來是日向暮梨坡 胡童汝之古童愎應古等出來二十二日朝前僉使柳濂出在境遠館招兩胡饋以酒食各給米布後臣與鄕通事羅世弘河世國鎭奴姜守及臣奴子春起等一竝晌午離滿浦氷渡鴨綠江前向奴酋家進發
自二十二日至二十八日所經一路事載錄于圖
一奴酋家在小酋家北向南造排小酋家在奴酋家南向北造排
一外城周僅十里內城周二馬場許
一外城先以石築上數三尺許次布椽木又以石築上數三尺又布椽木如是而終高 可十餘尺內外皆以粘泥塗之無雉堞射臺隮臺壕子
一外城門以木板爲之又無鐵鑰門閉後以木橫張如我國將木之制上設敵樓蓋之以草內城門與外城同而無一樓
一內城之築亦同外城而有雉堞與隔臺自東門過南門至西門城上設候望板屋而無上蓋設梯上下
一內城內又設木柵柵內奴酋居之
一內城中胡家百餘外城中胡家纔三百餘外城外四面胡家四百餘
一內城中親近族類居之外城中諸將及族黨居之外城外居生者皆軍人云
一外城下底廣可四五尺上可一二尺內城下底廣可七八尺上廣同
一城中泉井僅四五處而源流不長故城中之人伐氷于川擔曳輸入朝夕不絶
一昏曉只擊鼓三通別無巡更坐更之事外城門閉而內城不閉
一胡人木柵如我國垣籬家家 設木柵堅固者每部落不過三四處
一城上不見防備器具
一自奴酋城西北去
上國撫順二日程西去淸河一日程西南去靉陽三日程南去新堡四日程南去也老江三日程自也老江南去鴨綠江一日程云
一二十八日未時行抵奴酋家直到其木柵內所謂客廳馬臣佟羊才歪乃木來見臣以奴酋言傳于臣曰崎嶇遠路跋涉身苦厚意至廑多謝不已因問文書來否臣答曰我僉使以都督委送次將不可以通事卒隷草草報謝玆馳專价賫送回帖一路所到別無艱楚何身苦之有遂出帖遆與以送少頃奴酋出中門外請臣拜見臣立於奴酋前以羅世弘河世國立於臣左右差後行拜見禮禮罷設小酌使馬臣等慰臣於客廳謂臣仍宿於客廳臣意以爲若留在此凡百虜情無從得聞諉之曰身多疾病願調溫室遂館臣於外城內童親自哈家
一臣等入城之夕馬臣來言于親自哈曰馬料在外邊未及取來不得送去今日則你可備呈云
一臣以賫去盤纏銅爐口二匙二十枚箸二十雙紙束魚物等言于馬臣曰俺慮途中或有缺乏之事將此等物賫來今別無所用欲奉于都督此意何如馬臣曰不妨事臣卽令馬臣送于奴酋兄弟奴酋兄弟皆受之而多謝云
一奴酋兄弟送馬臣佟羊才逐日朝夕來問如有缺乏事隨卽探來云魚肉與酒連絡送來至於馬料亦連送不絶歪乃或連日或間日來問
馬臣本名時下佟羊才本名蘇屎上年余相公希元相會事出來滿浦時改此名云歪乃
上國人來于奴酋處稟文書云而文理不通此人之外更無解文者且無學習者
一二十九日小酋請臣相見後今佟羊才設小酌以慰之
一丙申正月初一日巳時馬臣歪乃將奴酋言來請臣參宴臣與羅世弘河世國往參奴酋門族及其兄弟姻親與唐通事在東壁蒙古沙割者忽可果乙者兀麻車諸憊時束信兀刺各部在北壁臣等及奴酋女族在西壁奴酋兄弟妻及諸將妻皆立於南壁炕下奴酋兄弟卽於南行東隅地上向西北坐黑漆倚子諸將俱立於奴酋後酒數巡亢東部落新降將夫者太起舞奴酋便下倚子自彈琵琶聳動其身舞罷優人八名各呈其才才甚生疎
一是日未宴前拜見時奴酋令馬臣傳言曰繼自今兩國如一國兩家如一家永結歡好世世無替云蓋如我國之德談也
一宴時廳外吹打廳內彈琵琶吹洞簫爬柳箕餘皆環立拍手唱曲以助酒興
一諸將進盞於奴酋時皆脫耳掩舞時亦脫唯小酋不脫
一初二日小酋送馬三匹來請臣等騎往參宴凡百器俱不及其兄遠矣是日乃國忌而欲物色其處事狀往焉而不食肉小酋懇勸之臣答以亡親忌日云
一初三日酋胡童好羅厚童亡自哈女酋椒箕請臣宴奴酋所敎云
童好羅厚將宴罷帶瞎一目者來示曰此人乃田獵於山羊會近處者山羊會越邊朴時川卽捉得鷲鳥之處而你國人必窺伺偸去不可禁止耶臣答曰某時某處人偸去其人狀貌如何我國法令甚嚴誰越境以偸你等之物乎萬無是理云則好羅厚曰近無偸去者如或有之另加禁止云
一初四日小酋送佟羊才請臣曰軍官不但爲兄而來我亦當接待遂館臣於其將多之家多之乃小酋四寸兄也因設酌入夜而罷
多之問我國人勇弱與否於佟羊才才才曰滿浦宴享時別立軍數約有三四百背負矢服前抱弓帒箭則羽落而無鏃弓則前折而後裂只爲他國笑資如此等輩不用弓箭只將一尺劒可砍四五百人但恨臂力有限兩人相與大噱臣曰我僉使若欲誇示軍威當以悍兵精卒强弓利鏃大張聲勢羊才所見者不是軍兵只是在庭供給之人與禁喧軍牢也
多之曰我王子與你國將欲結爲一家故你國被擄人厚價轉買多數刷還我王子毋買於你國你國則多殺我採蔘人採蔘是何等擾害而殺傷至此也情義甚薄深㗸怨憾臣答曰我國之法凡胡人無故潛入我境者臣答曰論以賊胡況你國人夜間昏黑闌入數百軍曾所不來之地槍奪馬牛劫殺人民山谷間愚氓蒼皇驚怕自相厮殺理所必至非爲一草之故凡我國待夷之道誠心納疑者則撫恤懷柔自餘冒禁犯境者則一切以賊胡論少不饒貸往在戊子年間你國地方飢饉餓莩相望你類之歸順望哺於滿浦者日以數千計我國各饋酒食且給米鹽賴以生活者何限然則我國初非有意於勦殺你輩也特以你輩冒禁犯境自就誅戮也多之曰信你所言渭原管兵官緣何革識治罪乎臣答曰渭原管兵官被罪者非獨以勦殺你輩也邊上管兵之官巡邏瞭望此其職也渠不詳巡邏暸望致令你輩闌入我境人民牛畜多被殺掠罪在罔赦所以革聀治罪也若於你們來到我境之時瞭望戒嚴使不得越境則我民與你等俱無廝殺之患矣多之更無所言只他閑說話
佟羊才曰你國宴享時何無一人身穿錦衣者也臣曰衣章所以辨貴賤故我國軍民不敢着錦衣豈如你國上下同服者乎羊才無言
多之問臣曰你國有飛將軍二人云然乎今在那裏臣答曰非止二人在南邊者多而來此則二人一爲碧潼郡守一爲寧遠郡守而南邊倭賊已盡驅逐故其飛將等近當來防于此處矣多之曰吾聞能飛云欲聞其實臣曰兩手各提八十餘斤長劍馳馬上下絶壁或出入小戶略無所礙或超過大川或往來樹植如履平地或數日之程一夜間可能往返多之曰能超過幾於廣川也臣曰如彼猪江則可以超過矣多之顧其左右而吐舌
一初五日朝歪乃持回帖與黑縀圓領三件貂皮六令藍布四疋綿布四疋而來臣令羅世弘河世國各一件貂皮則臣與羅世弘各三令布疋分與姜守春起小酋亦送黑縀圓領三件黑靴精具三件于臣與羅世弘河世國臣言于歪乃佟羊才曰我以滿浦軍官只持文書往復而已有何句幹膺此兩都督重禮分貺家丁尤極未安承領無名情願返壁歪乃佟羊才各將臣意分告兩酋酋酋云前者馬臣等歸滿浦時所受物件儀數極多馬臣等猶且無肆拜受而來今此軍官如是云云則受來馬臣等將寵顔於何地下人所給物不足貴只表行贐而已言未訖有一胡來叫馬臣甚急有頃馬臣回言王子云刷還之報不要他物只要除聀若朝鮮除職則賞之以一尺之布猶可受也如不得除聀賞之以金帛而不願也臣答曰當歸告僉使觀其意欲以與
上國及我國結好之意誇示諸胡人感服諸部也又曰毛獜衛胡人屢犯貴國地方欲設一鎭於惠山越邊以遏冒境賊胡如何臣答曰我國東北面與胡密迹只隔一江故尋索往來歸順者往往竊發屢興邊警西北面則與胡居相隔數百里故越境作賊者無多你有兩耳豈不飽聞我知都督亦必詳悉馬臣曰然臣曰然則旣知如此而又欲設鎭何也曰今則王子統衛諸郡號令進退豈有違越之理臣曰然則上年金歪斗作賊於南道當都督管來之初亦且如是他日之事不待見而後可知也則貴口設鎭作後日啓釁之端凡當設施若不善於始必有悔於終然此非我之所可擅斷事勢則如是矣馬臣未及對歪乃曰設鎭之事具悉於回帖中你其歸告僉使立等回話遂與臣出城童忽哈邀臣於其家設酌以餞臣行酒至數巡臣托以日晩而罷忽哈拜別於城外
一奴酋回帖云女直國建州衛管束夷人之主佟奴兒哈赤稟爲夷情事蒙你朝鮮國我女直國二國往往來行走營好我們二國無有助兵之禮我屢次營好保守之朝九百五十於里邊疆有遼東邊官只要害我途功陞賞有你朝鮮國的人一十七名我用價轉買送去蒙
國王象賞我得知我們二國若不保心有你臨城堡對只地方着我的達子住着看守你的邊疆若有你的高麗地方生畜不見耳與我達子說知瓜尋送還你差通事答備堡城到我家來若有你的人畜我送去我的達子到你地方你送還與我兩家爲律在無情後日天朝官害我你替我方便壹言呈與天朝通知我有酬報星夜力等
天朝二國明文及日回報須至稟者
 萬曆二十四年正月初五日稟
一觀回帖中印跡篆之以建州左衛之印
一發程時逢蒙古晩者于內城門外問曰你久在意襄否答曰俺亦初七日當回還云
一正月初四日胡人百餘騎各具兵器裏粮數斗許建旗出北門乃煙臺及防備諸處擲奸事出去云旗用靑黃赤白黑各付二幅長可二尺許初五日亦如之
一初五日臣等出來時汝乙古言於馬臣曰欲將熊皮鹿皮賣於滿浦買牛耕田你可言於王子說與軍官馬臣入告于奴酋酋酋曰朝鮮不許上京之前你等決不可經往滿浦買賣云
一十二月二十八日至奴酋城外合抱之木長可十餘尺駕牛輸入者路繹於道乃外城外設柵之木云正月初五日回還時見之則運入之數倍於前日役軍則三四日程內部落每一戶計其男丁之數分番赴役每名輸十條云
奴兒哈赤小兒哈赤同母毛兒哈赤異母云
一奴酋不肥不瘦軀幹壯健鼻直而大面鐵而長
一頭戴貂皮上附耳掩附上釘象毛如拳許又以銀造蓮花臺臺上作人形亦餙于象毛前諸將所戴亦一樣矣
一身穿五綵龍文天益上長至膝下長至足背裁剪貂皮以爲緣餙則或以貂或以豹或以水獺或以山巤皮
一護項以貂皮八九令造作
一腰繫銀入絲金帶佩帨巾刀子礪石獐角一條等物
一足納鹿皮兀束鞋或黃色或黑色
一胡俗皆剃髮只留腦後少許上下二條辮結以垂口髭亦留左右十餘莖餘皆䤮去
一奴酋除拜都督十年龍虎將軍三年云
一奴酋出入別無執器械軍牢等列路只諸將或二或四作雙奴酋騎則騎步則步而前導餘皆或先或後而行
一小酋體胖壯大面白而方耳穿銀環服色與其兄一樣矣
一奴酋自其家南向大吉號里路一日程北向如許路一日程各設一堡西向遼東路一日程設十堡將則以酋長之在城中者定送滿一年相遆軍則以各堡附近部落調送十日相遆云
一奴酋除遼東地方近處其餘北東南三四日程內各部落酋長聚居於城中動兵時則傳箭於諸酋各領其兵軍器軍粮使之自備兵之多寡則奴酋定數云
一奴酋諸將一百五十餘小酋諸將四十餘皆以各部酋長爲之而衛居於城中
一烟臺軍人幷家口二戶入接滿一年相遆粮餉則計其人數每朔奴酋備送云
一烟臺報變時不用烟火只擊木梆以隣臺相准爲限相准則輒走避匿恐被賊害也云
一路逢一胡載其家藏雜物於所乙外발외幷衛家屬而去問之則靉陽烟臺候望事前去云頗有怨苦之狀
一粮餉奴酋於各處部落例罷屯田使其部酋長稟治耕穫因罷其部而臨時取用不於城中積置云
一奴酋於大吉號里越邊朴達古介北邊自今年欲罷屯田云
大吉號里越邊忍川童阿下農幕而自今年永爲荒棄云問其由則曰道路遼遠故也阿下今在奴酋家
一田地品膏則粟一斗落種可穫八九石瘠則僅收一石云
一秋收後不卽輸入埋置於田頭至氷凍後以所乙外輸入云
一胡人皆逐水而居故胡家多於川邊少於山谷
一胡家於屋上及四面幷以粘泥厚塗故雖有火災只燒蓋草而已
一家家皆畜鷄猪鵝鴨羔羊犬猫之屬
一胡人持弓矢甲冑糗粮去去來來絡繹於道乃是出入番也云而都是殘劣
一無壯勇
一奴酋不用刑杖有罪者只以嗚鏑箭脫其衣而射其背隨其罪之輕重而多少之亦有打顋之罰云
淸河堡將備酒肉以人夫六七名十二月二十八日領送于奴酋乃歲遺云
撫順唐通事來到奴酋家問其來故則曰淸河堡新設烟臺奴酋自行毁撤遼東官拿致其次將康古里掍打二十還送後慮奴酋嗔怪將銀子五百兩慰解其心令俺先古此意云
一唐通事云奴酋每請銃筒於遼東而不許云
一上年南道生變時古末介酋長金歪斗領兵入冠云歪斗周昌哈向化於我國
賜姓名金秋曾兼司僕在京時仕八九年托以其父歸見事還其故土仍不出來云自奴酋家去古未介六日程云
一胡人等言在前則胡人之凡有出入者必佩持弓箭以避相侵害搶掠之患自王子管來之後遠近行走只持馬鞭王子威德無所擬議或云前則一任自意行止亦且田獵資生今則旣來行止又納所獵雖畏彼不言中心是無怨忘云
一奴酋聚兵三千合氷卽時一運由末乙去嶺高山里一運由列於嶺加乙斬洞以復渭原之讐因遼東官及余拜公之宣諭罷兵云
渭原採蔘胡人等奴酋乃令其各部落刷出每名或牛一隻或銀十八兩懲收以贖其私自越江之罪其中貧不能措備銀與牛者則幷家口拿去使喚云
一臣留在親自哈家時有胡人四五來到臣欲聞其語令通事佯睡就臥而竊聽之一胡問于親自哈曰今此軍官何幹而來答曰爲兩國如一國兩家如一家而來且將文書來告其國治渭原管兵官之罪此後各守封疆無相侵犯之意一胡曰朝鮮多作安知解氷前姑爲信使之往來以緩吾師乎且朝鮮人刈草伐木田獵於我國地方我國人所獲者亦皆搶奪而去渠等所爲若此而何禁我們使不得採蔘耶云
溫火衛都酋長童姜求里之孫甫下下奴酋妺夫也奴酋聞遼東及蒙古聚兵之奇使甫下下領兵千餘一同守城今則罷去云甫下下守城時所領坡山時審小乙可厚地所樞應古等六部落皆屬信火衛云
一溫火衛馬老部落酋長童打夫領兵與甫下下往在奴酋城留七朔今始罷歸云
馬臣將上京之事問於臣臣答曰我國恪守天朝法令此等事必須
奏聞
天朝朝朝若許之則行不許則不可行馬臣曰事當如是若得上京則道路何如臣答以路遠且險馬臣楊大朝亦言其修阻云楊大朝余相公率去夜不收與河世國往來虜中者也
馬臣曰你國沿江地面留罷降倭云然乎臣曰然馬臣曰其數幾何臣答曰約五六千馬臣曰緣何留罷沿江地面臣答曰倭奴慕義來降我國皆給與衣食俾得安揮渠輩感恩懷德願住邊上爲國禦侮我國嘉其誠款分罷沿江諸郡矣馬臣曰倭子等狀貌壯大云然耶臣曰形體甚小能潛行草間於丸必中馬臣曰雖遠且小能中否臣曰倭銃能中飛鳥故曰鳥銃馬臣出鐵盔以示曰能透得這盔否臣曰鳥銃放丸能穿兩重眞木防牌籠以薄鐵者透過此盔何足道哉馬臣則曰是至於此乎諸胡之立於左右者皆相願愕然
一小酋言日後你僉使若有送禮則不可高下於我兄弟云
一前日馬臣佟羊才滿浦所受賞物悉爲奴酋兄弟所奪渠輩皆有不平之色
一建州衛西自遼東界東至蔓遮以我國地方准計則西自昌城東至高山里左衛也老江上右衛海西地界云
溫火衛西自梨坡部落東至古未介部落云
毛獜衛咸鏡北道越邊云
一蒙古車上造家以毳爲幕飢則食膻肉渴則飮酪漿云
一蒙古於春耕時多聚人馬於平野累曰使之踐踏糞穢後播黍稷粟蜀秫諸種又使人馬踐踏至耘治收穫時令軍人齊力云
一蒙古皆着毛皮衣
毛獜衛酋胡老佟以戰馬七十餘匹獤皮百餘令爲禮十二月初生投降云
馬臣言衛凡三十而投屬者二十餘衛云
一自奴酋家至蒙古王來八나바所在處東北去一月程晩者部落十二日程沙割者忽可果乙者尼麻車諸憊時五部落北去十五日程皆以今年投屬云束溫東北去二十日程兀束北去十八日程白頭山東去十日程云
一如許酋長夫者羅里兄弟患奴酋强盛請蒙古束八兀束酋長夫者太等兵癸巳九月來侵奴酋率兵迎戰於虛諸部落如許兵大敗夫者戰死羅里逃還夫者太投降所獲人畜甲冑不可勝計奴酋選所獲蒙古人二十被錦衣騎戰馬使還其巢穴二十人歸言奴酋威德故束八令次將晩者等二十餘名卒胡百十餘名持戰馬百匹橐駝十頭來獻馬六十匹駝六頭與奴酋馬四十匹駝四頭與小酋其將領等奴酋皆厚待給與錦衣
夫者太投降後其兄晩太以馬百匹欲贖其弟而奴酋不許晩太以此亦爲投屬云夫者太來在奴酋城中第三年其家屬上下幷二十餘口十二月望前始爲率來云
一如許人多着白氈衣
一自癸巳年如許兵大敗後遠近諸部相繼投降云
一諸胡中蒙古如許兀束等兵最强云
一十二月二十九日小酋家有一小兒自言甘坡人正月初四日女人福只自言以臨海君婢子壬辰年在鏡城時與班奴朴其土里被擄轉賣來此云初六日止宿于童愁沙部落時見一男丁自言吾村甲士朴彦守壬辰年八月胡人三十餘名不意突入與裴守難河德仁崔莫孫等一時被擄諭白頭山西麓三日半到武乙可部落不十日轉賣於汝延너연牙叱大家前年冬又來于奴酋城內童昭史家以穀物載運事來此云自武乙可至汝延八日程其間幷無人家自汝延至奴酋家亦八日程云臣遇此三人皆欲細詢虜情其所聞見者而問答之際恐生胡人疑慮之心只令下人盤問而臣則似若不聞者然胡人等亦叫還那人使不得久留矣
歲乙未秋九月遼東鎭守官走驛書言奴酋聚人馬浩大候氷合渡江隳突我西彊廷臣上言此不可以爲信急之亦不可以爲不信緩之其備之之策則自當豫圖之矣須遣有智有才能審事機者一人往奴酋所察虛實以來
上可之吾族子申忠一字恕甫實膺其選及其還也圖其山川道里城柵屋廬于前錄其士馬耕農問答事爲于後爲二通其一上進其一自藏一日袖其自藏者來示余屬余題其末余披而閱之仍記其未往也吾見之李學士好閔家往萬里胡地其逆順未可知也而憂愁畏憚之意無一毫形於言面非識人臣之義有徇國之志者能若是乎於吾心固已奇之今觀是圖與是錄則虜中山川之險易也道里之遠近也城柵之寬窄也屋廬之多少也問答之信詐也事及夫士馬之衆寡也耕農之稀密也問答之信詐也事爲之巧拙也昭昭乎白黑分矣不出楡關三五步而虜在吾目中矣信乎其奇也尤可奇者自古覘胡者不惑其虛張猛勢以爲難則必信其詐見羸形以爲難易此漢使所以誤高皇也王倫所以㥘高宗也今恕甫只圖其不可張不可隱之物狀錄其目所見耳所聞之實情而不言其難爲之㥘不言其易爲之驕不言其必來必不來自以爲得其要領嗚呼其自謂能得敵人要領者鮮不禍人國家今恕甫以年少武士當 國家多事之日其處事詳愼若此丞相必目多知人
聖主必喜得幹臣則他日所就之奇其可量乎老夫豫賀之時萬曆卄四年丙申四月燈夕後三日西峯申熟仁仲題

 
이름
申忠一 , 許鎭 , 童汝 , 童愎應古 , 柳濂 , 羅世弘 , 河世國 , 姜守 , 春起 , 馬臣 , 佟羊才 , 歪乃 , 羅世弘 , 河世國 , 馬臣 , 馬臣 , 親自哈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佟羊才 , 歪乃 , 馬臣 , 時下 , 佟羊才 , 蘇屎 , 歪乃 , 佟羊才 , 馬臣 , 歪乃 , 羅世弘 , 河世國 , 夫者太 , 馬臣 , 童好羅厚 , 童亡自哈 , 椒箕 , 童好羅厚 , 朴時川 , 好羅厚 , 佟羊才 , 多之 , 多之 , 佟羊才 , 羊才 , 多之 , 多之 , 多之 , 佟羊才 , 多之 , 多之 , 歪乃 , 羅世弘 , 河世國 , 羅世弘 , 姜守 , 春起 , 羅世弘 , 河世國 , 歪乃 , 佟羊才 , 歪乃 , 佟羊才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金歪斗 , 馬臣 , 歪乃 , 童忽哈 , 忽哈 , 晩者 , 汝乙古 , 馬臣 , 馬臣 , 奴兒哈赤 , 小兒哈赤 , 童阿 , 阿下 , 康古里 , 金歪斗 , 歪斗 , 周昌哈 , 金秋 , 渭原 , 渭原 , 親自哈 , 親自哈 , 童姜求里 , 甫下下 , 甫下下 , 甫下下 , 童打夫 , 甫下下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楊大朝 , 楊大朝 , 河世國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馬臣 , 毛獜衛 , 老佟 , 馬臣 , 晩者 , 夫者 , 羅里 , 夫者太 , 夫者太 , 夫者太 , 晩太 , 晩太 , 夫者太 , 福只 , 朴其土里 , 童愁沙 , 朴彦守 , 裴守難 , 河德仁 , 崔莫孫 , 牙叱大 , 童昭史 , 申忠一
지명
滿浦鎭 , 鴨綠江 , 撫順 , 淸河 , 靉陽 , 新堡 , 鴨綠江 , 滿浦 , 沙割者 , 忽可 , 果乙者 , 兀麻車 , 諸憊時 , 滿浦 , 滿浦 , 滿浦 , 滿浦 , 毛獜衛 , 建州 , 滿浦 , 大吉號里 , 大吉號里 , 朴達古介 , 大吉號里 , 淸河堡 , 撫順 , 淸河堡 , 遼東 , 末乙去嶺 , 高山里 , 列於嶺 , 加乙斬洞 , 遼東 , 渭原 , 溫火衛 , 溫火衛 , 毛獜衛 , 咸鏡北道 , 白頭山 , 鏡城 , 汝延 , 汝延 , 遼東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