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제목
작성·발신·수신자
날짜
~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ID :NAHF.gd.d_0001_0720_0070IDURL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정계비가 위치한 지역을 둘러본 후 수봉(竪峯)으로 내려옴

 
    • 날짜년도 미상 10월 18일(음)
 早發行三十里, 此是新開之徑也, 杉樺密如束針, 亂打人面, 繞樹曲折而行, 傾欹高低, 僅僅着足而行, 到杉浦, 此是土堆盡處, 溝掌初闊處也, 向秦賈指示形便, 復從左邊山麓夾壑, 而上自此, 步步登高, 山徑漸峻, 積雪愈深, 而自杉浦以上, 沿邊設堆, 故爲此證示, 而就路者也, 行三十里, 到裏石浦獵幕止宿, 是夜兩華員相議, 要我三更炊飯, 使民丁先運行糧馬草開路先發, 彼我一行, 隨後離發, 直抵白山云云, 余曰見今積雪沒脛, 此去白山六十里也, 深夜作行, 有關人命, 甚不可云爾, 則彼大怒肆氣, 蓋其意, 自初無意於勘碑, 要我以行不得之事, 以爲自我停行計也, 余與崔員商議, 遂於夜半, 炊飯秣馬, 一齊上山, 于時陰雪聚散, 月色或吐或翳, 穿雪開徑, 從大角峯北崕, 而登傍臨千仞不測之壑, 一或失足, 則不知姓名, 如何最關, 是前行之擔負役夫, 當此沍寒, 飢肚薄着, 其凍僵十分可慮, 而猶盡力前進, 斬木鑿山穿雪開徑, 有若臨陣對敵之氣, 而無小難色, 其誠尤可歎也, 余數里步行, 雪深無以移足, 遂取騎崔五衛將馬, 穿雪緣厓, 而馬或跌或顚, 其苦萬狀, 惟有春吉利乭隨後不離, 余馬上有詩曰, 男兒宦役摠難謀, 夢想那期此遠遊, 積雪空山三百里, 五更驅馬上峯頭, 行數十里路, 益險雪益深, 先行崔隨員諸人, 皆下馬立于雪中, 余亦下馬相對, 而立使民丁先行穿路, 俄發行時, 彼員則劓息如雷, 少無動意, 見我行之, 一齊起發, 始乃炊飯, 徐徐追到, 其不得已之狀, 亦可笑也, 又轉上數十里, 杉木漸稀, 遂至山上, 則更無一寸草枿, 四望空闊雪色, 一望鋪白, 時天色猶未明, 不辨向背, 少焉山界漸分, 東方已曙, 而陰風四至, 滿空迷瞀, 不知白山諸峯, 正在何方, 定界碑所在處, 亦無以覓路, 茂山李宗呂金利應黃鶴采等, 素稱慣於山路, 自初出, 誠前導者, 而與民夫等, 彷徨覓路, 或東或西, 竟不能辨方, 彼我一行, 皆立馬山上, 雪風驟驅, 無以按住, 正爾心慌, 忽然, 衆人齊聲叫快, 擧頭視之, 則陰雪披靡, 一輪紅日, 昇于東天, 白頭山, 頃刻開面, 某邱某壑, 歷歷可見, 于時如醉而醒, 如曚而明, 皆以爲天也神也, 余亦驚異, 口占一詩曰, 大冬持節白頭山, 風雪難分咫尺間, 頃刻豁然天宇霽, 一輪紅日着山顔, 始望見白山全體, 則朝日射明積雪, 皓晃寂然, 無一草樹, 而嵯峨磅礴, 立于天際, 若晶宮瑤界, 怳人心目, 又靈氣振肅, 使人疎然, 而敬凜然而恐也, 遂相與指點碑界, 而進高山初落, 溝壑甚多, 天風吹雪, 往往聚積, 其積也, 不知幾千年相仍者也, 每臨此壑, 若涉層溟, 人皆內懷惴惴, 馬跌人顚, 無限辛若者, 亦不知爲幾處也, 古之九折坂叱馭者, 比此則猶康莊也, 余憊甚春吉利乭, 力扶左右, 渠亦力孱崔中軍又扶, 余間關而前, 碑界卽相望之地, 而亦三十里也, 到豎碑處, 蓋一空中世界, 四望浩然, 惟雲霧平鋪而已, 更無一物之遮兩間者, 余有詩曰, 天際峯頭咫尺分, 瑤坮仙樂若將聞, 層巖仍積千年雪, 下界長鋪萬里雲, 箕子舊邦開小域, 康熙短碣記遺文, 伏波銅柱終無計, 撫釰西風送夕曛, 峯是四角, 而聞中有大澤, 周回八十里云矣, 每雲氣蓊鬱, 自澤中而升湏臾遍滿天宇, 蓋山澤變化之無窮也, 距碑界爲十餘里云, 而風雪漫天, 不得登覽大可恨也, 從東峯第三麓, 過峽處, 地稍平, 兩邊巨壑, 分開西, 是鴨綠之源, 東旦土門之源, 儘乎分水嶺也, 當嶺中而豎一小碑, 前面上頭橫書大淸二字, 其下記曰, 烏喇總管穆克登, 奉旨査邊到此, 審視西爲鴨綠, 東爲土門, 故於分水嶺上, 勒石爲記, 康熙五十一年五月十五日, 筆帖式蘇爾昌, 通官二哥, 朝鮮軍官李義復趙台相, 差使官許樑朴道常, 通官金應瀗金慶門, 碑之東邊, 沿壑而設堆, 或石或土, 至杉浦九十里不絶, 可想古人之用力甚巨也, 碑面氷片凝結, 削之不頹, 爇火以瀜印出三張, 一給秦煐, 二齎懷中, 于時陰風轉甚, 雪花亂飛, 不能暫住, 忽忽起身, 相與復路, 纔行數十步, 路迷不可尋轉, 登可次乙峯頭, 四顧晦暝, 渺渺茫茫, 如在大海之中, 不見涯涘, 指路諸人, 其論不一, 各自覓路而去, 遙望其行, 如漁人之曉入浦嶼令人惘然也, 或南至幾里, 崕壑斗絶窅然而反, 或東至幾里岡坂茫闊瞿然而旋, 徒見雲霧彌滿, 風雪撲面, 上下昏蒙, 不知所向, 天色看看漸昏, 一行人馬, 一晝夜飢瘁之餘, 轉益心怖, 面無人色, 彼賈員, 亦慌懼, 手持輪圖, 只號通詞權興祚曰, 何方是東南耶, 休休不止, 通詞亦口燥唇焦, 向崔中軍曰, 令監令監使我何以乎, 許多人夫, 但恃通詞前行, 而通詞步步叫若, 不能辨方, 此時衆心, 以爲得覓路徑, 固不敢望, 但所願者, 得尋去有樹林處, 則欲爇火經夜, 而拭目四望, 不見一樹, 正是絶地窮途也, 各自叫天呼父而已, 忽然東南間, 天色乍開, 數峰露出半腰, 失路半日之間, 始見山面, 衆皆歡天喜地, 相向而賀曰, 天公活我, 山靈活我, 言言稱哉, 始有生意, 使通詞辨其何方, 則乃曰從可知向背矣, 遂向豎峯而下, 雪深殆過膝, 而以其得還生路, 故不知爲苦, 轉轉覓到, 及到豎峯幕, 日猶未昏也, 是日凡行百餘里, 人馬俱飢, 能得全回者, 豈人力之所能哉, 卽王靈攸曁也, 余有一詩曰, 雪滿空江月滿天, 飄然立馬白山巓, 殆非人力能來此, 全仗王靈直向前, 拓地于今無李牧, 窮源從古說張騫, 玉樓是夜寒何似, 回首觚稜杳一邊, 又占一絶, 以謝神佑曰, 密霧陰雲鎖萬重, 深山日暮失歸蹤, 天門忽闢東南角, 指路分明露數峯, 幕甚窄弊, 無異露處, 爇火經夜, 早發行四十里, 到申武忠獵幕, 一路平夷, 是謂天坪地方, 此是白頭山前面明堂也, 空曠幾百里, 樹木鬱密, 若非荒寒早霜之地, 可作一大都也, 山中各派之水, 或斷或流, 不知所向, 蓋此山衆水, 皆石底伏流之說, 儘乎不誣也, 此幕是彼人蕫姓者房, 而其結搆比我人獵幕, 頗精灑可歇也.

 
이름
春吉 , 利乭 , 李宗呂 , 金利應 , 黃鶴采 , 春吉 , 利乭 , 箕子 , 康熙 , 穆克登 , 康熙 , 蘇爾昌 , 二哥 , 李義復 , 趙台相 , 許樑 , 朴道常 , 金應瀗 , 金慶門 , 秦煐 , 權興祚 , 李牧 , 張騫
지명
杉浦 , 裏石浦 , 白山 , 白山 , 大角峯 , 茂山 , 白頭山 , 白頭山 , 鴨綠 , 土門 , 分水嶺 , 烏喇 , 鴨綠 , 土門 , 分水嶺 , 朝鮮 , 杉浦 , 可次乙峯 , 豎峯 , 豎峯 , 白山 , 申武忠 , 白頭山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