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작성·수신·발신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ID :NAHF.cj.d_0002_0010_0010_0590IDURL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조미(朝美) 조약은 체결하였으니 조선과 영국, 프랑스, 독일과의 조약 체결도 마건충(馬建忠)이 돕게 해 달라는 서리북양대신(署理北洋大臣)의 문서

朝·美條約이 체결되었음을 상주하는 주접과 계속해서 馬建忠으로 하여금 조선이 영국·프랑스·독일과 조약을 체결하는 것을 돕도록 하게 해달라고 청하는 附片을 咨文으로 [總理衙門에] 올립니다(咨呈具奏美韓約成摺, 竝附奏仍令馬建忠襄助朝鮮與英·法·德議約片).

 
  • 발신자署理北洋大臣張樹聲
  • 수신자總理衙門
  • 날짜1882년 4월 25일 (음) , 1882년 6월 10일
  • 문서번호2-1-1-59 (419, 606a-609b)
四月二十五日, 署北洋大臣張樹聲文稱:

竊照本署大臣於光緒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在天津行館由驛具奏, 朝鮮美國議立和好通商條約, 現已事竣一摺, 又附奏如英、法、德三國相繼東來議約, 擬仍令馬建忠在彼襄助一片, 相應抄稿咨呈. 爲此咨呈貴衙門, 謹請查核施行.
 
별지 : 署理北洋大臣張樹聲의 奏摺과 附片(署北洋大臣張樹聲奏摺及附片)
 
1. 照錄「奏稿」
奏爲朝鮮美國議立和好通商條約, 現已事竣, 恭摺仰祈聖鑒事.
竊前北洋大臣李鴻章籌辦朝鮮美國議約事宜, 業將商定約稿, 請派二品銜侯選道馬建忠前往朝鮮會辦, 並派統領北洋水師記名提督丁汝昌酌帶兵船, 偕美總兵薛斐爾東駛, 以壯聲勢各緣由, 於本年三月初六日, 奏奉諭旨欽遵在案. 馬建忠等於前月二十日自煙臺起椗, 次日駛抵朝鮮漢江口停泊. 時有日本公使花房義質已乘兵船, 先在該處下椗. 馬建忠登岸至仁川府行館, 連日接見朝鮮伴接官趙準永金景遂李應浚等, 每與言及約事, 答語支吾, 意頗熌爍. 花房義質來見, 語氣亦涉窺探. 馬建忠以日使意存蠱惑, 朝人情近猶豫. 不得不稍參權變, 固爲指陳大義, 斥其不知推誠相待, 深負大皇帝調護屬邦至意, 徑出行館回舟. 金景遂諸人惶恐挽留, 自是王京來人, 皆益恭謹.
二十四日薛斐爾抵港, 馬建忠與議原擬約內第一條, 彼堅執有礙平行體制, 且本國電復未到, 斷難擅允. 詞意甚爲決絕, 乃議由朝鮮國王另備照會, 於未經立約之前, 先行聲明. 再四熟商, 始行首肯. 在彼則謂, 不列約中, 尚不礙其體面, 在我則先聲明而后立約, 是彼已認明朝鮮爲我屬邦, 較初議於立約后設法聲明, 尤有根據. 二十七日朝鮮國王所派全權大副官, 經理統理機務衙門事申櫶金宏集, 登舟謁議, 於此節皆無異詞. 次及原擬第九款米糧出口一條, 申櫶金宏集謂:“於朝議民情有礙,” 堅欲議禁, 薛斐爾堅不肯允. 相持累日, 金宏集乃議:“添註‘惟仁川口不准出米’一句.” 馬建忠復與美使重加商酌, 改爲“惟於仁川已開一口, 各色米糧概行禁止運出,” 較爲周帀, 美使急欲定約, 勉強允行. 其餘各款, 間有一二處改易數字, 於大指均無出入. 計議定條約十四款, 卽於四月初六日在仁川港, 由申櫶金宏集會同薛斐爾, 鈐印畫押. 據馬建忠節次稟報. 本月二十日, 並准朝鮮國王將約本及照會底稿, 兩國國書全權字據, 抄錄咨送, 專差副司直李應浚賫呈請奏前來.
伏查中西互市之初, 中國罕通西例. 各國來立條約, 大都因利以乘便, 損我以益彼. 沿至今日, 挽救爲難. 朝鮮僻在東北, 近偪於日俄兩國. 日人以議稅未定, 惟事挾制, 俄人以拓地爲志, 尤所覬覦. 其國中士大夫又多拘守常經, 自安積弱, 固應失當, 勢難圖存. 朝廷深惟藩衛之誼, 疊諭李鴻章妥籌指引, 該國王與一二臣工, 始知幡然變計. 李爲該國密擇邦交, 先聯美國, 乘薛斐爾東來之機, 令馬建忠往蒞其事. 謀畫經年, 次第就緒. 如第二款領事必須奉到批准文憑視事, 及辦事不合追回一節, 則於領事有予奪之權, 不致動與地方官齟齬礙難鈐制. 第五·第六·第七·第十二等款, 皆商務緊要關鍵, 自操利權, 預防流弊, 悉已包括無遺. 第四款審案之事, 雖不能如西國案件俱由地方官訊斷, 亦由朝美律法不同之故, 但西人通商之處, 被告多屬本地之人, 茲定爲由被告所屬官員以本國律例審斷, 則可持平辦理, 朝人不致喫虧. 其日后改定律例一節, 尤有關係, 雖一時未必辦到, 特存是說, 可待將來. 第十款拏犯之事. 各口本地民人多恃洋人爲護符, 犯案則領事必爲庇匿, 茲定有或准差役自行往拏之條, 可免骩法縱奸肆無顧忌. 其第十四款提明互相酬報專條, 以救一體均霑之弊, 卽遇強國, 亦不能以勢力相偪. 至洋人入內地傳教, 朝鮮尤所深惡. 近年固有教士私往, 屢滋事端, 但朝人有必不能容之情. 而公法又無於條約內明言禁止之例. 現在約內不提傳教一節. 而於第十二款內議明應遵條約已載者先行辦理, 其未載者俟五年后再行議定, 則立約后如有洋人前往傳教, 朝鮮卽可照約相拒, 不至以民教起釁, 多生枝蔓.
以上各節, 均照西國通例, 斟酌倣辦, 於取益防損之道, 實已籌慮周密. 此皆憑藉皇靈, 故美使迅就范圍, 辦理尚屬順手. 朝鮮守而弗失, 他國續議通商, 持此約爲依據, 可以杜窺伺而絕要求. 從此謀求馭外之道, 以立自強之基, 庶可世守東藩, 仰承聖主以大字小之德. 除照抄朝鮮國王咨文暨約本照會及兩國國書全權字據恭呈禦覽, 並將馬建忠節次來稟及『日記』、『筆談』各件, 一倂抄送總理各國事務衙門查核外, 所有朝鮮美國議約事竣緣由, 理合恭摺由驛馳奏. 伏乞皇太后、皇上聖鑒訓示. 謹奏.
再, 朝鮮美國定約, 各國相率而至. 以美約係北洋奏派委員馬建忠前往會辦, 英、法、德等國皆由駐京使臣, 懇臣處函致馬建忠, 仍在朝鮮代爲先容, 並會同商辦. 各國續定條約, 自應以美約爲張本, 期間亦必不能一無辯論, 朝鮮未習外交情事, 辦理恐難悉合機宜. 且中國旣隱然爲美國蒞盟, 亦不能於他國置之不問. 昨接總理衙門函, 屬轉飭馬建忠暫行留駐朝鮮. 此次該國王來咨, 亦有請留馬建忠丁汝昌, 商辦他國交涉之語. 如英、法、德三國相繼東往議約, 似應仍令馬建忠在彼襄助, 以資熟手, 而期妥善. 臣謹附片具陳. 是否有當, 伏乞聖鑒訓示. 謹奏.
 
이름
張樹聲 , 馬建忠 , 李鴻章 , 馬建忠 , 丁汝昌 , 薛斐爾 , 馬建忠 , 花房義質 , 趙準永 , 金景遂 , 李應浚 , 花房義質 , 馬建忠 , 金景遂 , 薛斐爾 , 馬建忠 , 申櫶 , 金宏集 , 申櫶 , 金宏集 , 薛斐爾 , 金宏集 , 申櫶 , 金宏集 , 馬建忠 , 李應浚 , 李鴻章 , 薛斐爾 , 馬建忠 , 馬建忠 , 馬建忠 , 馬建忠 , 馬建忠 , 馬建忠 , 丁汝昌 , 馬建忠
지명
天津 , 朝鮮 , 美國 , 朝鮮 , 美國 , 朝鮮 , 美國 , 朝鮮 , 煙臺 , 朝鮮 , 漢江 , 仁川 , 朝鮮 , 朝鮮 , 仁川 , 馬建忠 , 仁川 , 仁川 , 中國 , 朝鮮 , 美國 , 朝鮮 , 朝鮮 , 朝鮮 , 朝鮮 , 美國 , 朝鮮 , 美國 , 朝鮮 , 中國 , 美國 , 朝鮮
서명
日記 , 筆談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