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작성·수신·발신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조선 사신의 조청통상장정(朝淸通商章程) 문제에 대한 논의를 물리치지 말아달라는 주복(周馥)의 문서

조선 陪臣魚允中이 곧 禮部로 와서 咨文을 제출하여 朝·淸通商章程문제를 논의하자고 요청할 것인데, 이를 물리치지 않기를 희망합니다(朝鮮陪臣魚允中將赴禮部投咨, 請議定中·韓通商章程, 希勿駁阻).

 
  • 발신자津海關道周馥
  • 수신자總理衙門
  • 날짜1882년 4월 22일 (음) , 1882년 6월 7일
  • 문서번호2-1-1-58 (417, 589b-603a)
四月二十二日, 津海關道周馥函稱:

李傅相十五日南旋, 高麗陪臣魚允中卽日進京, 投咨禮部. 茲將弟與筆談兩紙鈔錄呈閱, 並祈代稟各堂, 俾禮部屆時勿駁阻爲幸. 美·高約已換, 英約亦可成. 頃得馬眉張書鈔閱. 想制軍必有函達總署也. 威使問英·高約可成, 將卽日來京矣.
 
별지 : 津海關道周馥과 조선 魚允中등의 『筆談節略』(津海關道周馥與朝鮮魚允中等筆談節略)
 
1. 照錄『問答節畧』:「津海關道周與朝鮮陪臣魚允中李祖淵問答筆談節畧」(光緒八年四月初三日)
周:“昨交來咨文並帖說二紙, 已代轉呈傅相矣. 欽憲王大人亦閱過.”
魚:“如是代呈可感. 而傅相與欽憲大人閱悉后, 傅相所教若何?”
周:“傅相諭, 現在丁憂, 未便具奏. 旣有咨禮部公文, 請俟禮部奏聞奉旨后, 或由總理衙門與北洋大臣商訂通商章程也.”
魚:“此事曾謁傅相畧稟, 且與大人議及者. 而傅相現丁憂, 未便具奏, 則遲待傅相過百日后稟議請奏, 恐合事情. 禮部只掌朝貢, 雖據事移咨, 然歸重則通商大臣衙門耳.”
周:“禮部可奏聞請旨. 傅相雖讀禮家居, 朝廷有大政事, 仍必下詢. 繼署北洋大臣者,乃張振軒制軍, 係出傅相門下, 諸事亦必照傅相命意而行也.”
魚:“本邦之倚仰者, 惟傅相耳. 今此請命, 若非傅相, 則何可議到乎? 所以請遲待百日. 今大教如是, 謹當如戒呈咨禮部. 而本邦人自來與中朝大員無交遊之雅, 曾不過按例進貢呈文, 謹修候度而已. 凡天下事, 顏熟心照而后, 可以通事情, 而講利害. 中也雖進京, 不過呈咨而已, 惟仰傅相暨大人之指教耳.”
周:“前日說帖中所云寧古塔通商一節, 現聞傅相與欽憲談及. 欽憲顧念貴國力難供應, 亦頗有意變通舊例, 俟議章程時再商榷耳. 至謂:““賀謝例表交駐京使臣呈遞, 籍免來往費用”等語, 此事本與通商無涉, 然將來亦可徐徐商議, 相機爲之. 若輙改舊例, 微論中國公論必生是非, 而貴國事大之典, 亦不便輕議更改, 致涉嫌疑. 至通商章程, 慮與各國有異, 恐他國籍口, 如前日所談待最優之國官員無異一節, 紅參、洋藥兩事. 凡條約所載“待最優之國官員”一語, 係指換約之國向無往來者而言, 非所論於中國與貴國也. 然將來中國派員到貴國辦理商務, 必使貴國便於接應, 不致大有礙難. 如紅參向販中國, 現美約中議禁出口, 查東西通商條約, 本各不同, 不患彼族籍口. 若洋藥本爲中國禁物, 中國現挽救之不暇, 尚肯貽患於東土乎? 一切須俟奉旨准通商后, 卽可詳定章程, 使彼此商民有利. 此鄙人日來聞於傅相欽憲之前者.”
魚:“傅相、欽憲顧念小邦, 感極何以形喻! 時事已與大人論及, 何可更贅! 若宇內無事, 本邦雖有不便者, 何敢輕議更張? 以本邦之事, 當概陳之, 本邦今介於俄、日近壤, 外國且迭來通好. 期內修自強, 與萬國對立, 不貽憂於上國, 而本邦八道, 地不過比中國一小省, 財賦之入, 歲以銀計纔三十萬. 而鹹鏡半道歸於烏寧互市, 平安黃海兩道供給使價往來, 不得領於度支, 何以藉手以盡藩屏上國之責? 然而不以更張之事咨請, 惟恭俟上國之裁定耳. 爲今日計, 只守舊典, 恐不如自強而拱衛上國也. 庶可諒燭耳. 美約中最優之國一款, 緣本國之於上國官員, 當與各國有異. 而恐各國以爲口實, 故云耳. 大教如是, 可以料理. 若后與別國定約, 則此一節合刪之耳. 通商章程議定, 可俟三四個月. 中也惟當恭俟分處.”
周:“凡約中‘待最優之國’一語, 本是套文, 亦不過平行相與耳. 中國若欽派大臣前往, 貴國自與接待他國公使不同. 若由北洋大臣派員前往辦理商務, 係專爲照應中國商民而來, 不能援接欽使之禮相待也. 況所派之員, 必使暗助貴國, 且與歐美日各官, 不無酧應, 豈使儀節懸殊, 致樽俎之間生嫌隙乎? 是貴國於接待辦理商務之委員一節, 毋庸預慮. 屆時自有章程. 至與各國換約, 不必去待最優之國一句. 各國亦斷不肯去.”
魚:“最優之國一節, 係約中套語, 固知之. 教示若是, 可感. 本邦事大之禮, 卽三百年天經地義, 欽使到國之禮, 豈容少忽. 至於商務派員, 若不自中國先事體念, 妥成定例, 自本未便議處耳.”
周:“敢問鹹鏡互市大略, 及每年使價往來費用. 請示知以便轉稟欽憲.”
魚:“概有領略者, 當抄錄一部奉呈, 以便轉稟.”
周:“望明早交來.”
周:“昔年越南法國議約通商, 並不說明中國屬邦字樣. 現今法日益欺越, 越弱不可支. 中國欲申明大義與之爭, 而法以不相干礙爲詞. 蓋大小相維, 自強之道, 卽寓其中. 若輔車無依, 自易招侮. 西人計詭, 將來與貴國議約時, 必有欲踵越南之故智者, 請貴國勿爲所惑. 說明中國屬邦字樣, 於各國平行之禮不礙, 於保邦之道有益無損. 非中國要此虛體面也. 智者當自知之.”
魚:“大教大然. 然中等雖愚, 豈可不知此理? 當以往日所言告之, 頃往遊日本也, 日人以獨立指本邦, 中大言折之曰, “爲自主則可, 獨立則非也. 有大淸焉. 自來奉正朔修候度, 何可曰獨立?” 彼乃不復言, 至謄於日報矣.”
李:“美使若定約而還, 則英人接踵而往, 鄙行陸走水駛幷不可及. 或可使英人差延幾日, 則可稍紓慌忷. 未知閣下意何如?”
周:“傅相與欽憲早囑英使緩往, 當再代稟.”
周:“浣西[李號]往日本修約未成, 若美約定后, 歐洲各國亦照美約, 日人尚能狃故智乎?”
李:“昨年往日議約未就, 專爲值百抽十抽五之相持. 竊欲久留辨詰, 暗與何子峩星使論及此事. 意謂:‘美約若妥定, 則日人必應無辭矣. 第觀來頭, 彼將有何饒舌也.’ 然吾有所籍口者也.”
周:“禁米糧出口一節, 久持未決. 執事彼時定見不許耶? 抑作陪筆之文耶?”
李:“禁米糧出口一節, 持難已久. 非不知竟行不得者也. 然爲念一國羣情, 亦因章程之未定, 姑如是應之.”
周:“聞貴國金砂甚旺, 曾議採煉否? 聽人日運出洋, 非計也.”
魚:“金砂果有之. 而先王爲念民生趨利病農, 設法禁止. 近尚未開禁, 民今偷採出口者時有之. 曾開禁, 半年旋撤.”
周:“貴國商務出口, 以何項爲多? 進口以何貨易銷?”
李:“出口米穀爲上, 牛皮次之. 進口洋布爲最, 綢屬次之.”
周:“執事留津幾日?”
魚:“在津當拜送傅相, 進京呈咨禮部. 惟俟竣事乃還.”
周:“執事欲俟竣事乃還, 職使然也. 奏聞係禮部事, 議准必歸總理衙門, 訂章程乃北洋大臣與貴國王事也. 似非三數月不竣, 執事能待否?”
魚:“雖遲可待. 而訂章程時, 中也願承北洋大臣詢及計耳. 且未有回咨, 何可徑還?”
周:“貴國近日於設関收稅一事, 已議定章程否? 將僱他國人幫辦否?”
魚:“設関收稅一節, 尚未議定章程. 緣未諳稅規也. 若到設関, 則勢不得不僱他國人幫辦耳.”
魚:“王欽憲大人願一就拜, 乞賜指導. 且中也於傅相, 別有慕仰之誠, 願一候拜. 不必以客禮接之, 可從容賜接乎? 至於論事一款, 亦不敢提及. 惟欲一瞻戚容計耳.”
周:“傅相苦居不見客. 昨已告之, 今執事復欲謁傅相欽憲, 當再代稟.”
魚:“寡君念傅相鞠瘁, 畧以藥料及他物付中等齎來. 且傅相現躋六旬, 欲爲之壽耳.”
周:“貴國王送傅相禮物, 請開單交本署轉呈. 收不收, 不敢知也.”
李:“諸件事一齊[魚號]留此俟教, 僕則勢得先回. 而滊船趕速非不知也, 但懲於來時遲滯. 如無直駛營口者, 則不如由旱路趕走之爲快. 今請告辭, 明日便行. 乞賜憑票一紙, 俾免中路留難.”
 
별지 : 조선 함경도의 개시 상황(朝鮮鹹鏡道開市事略)
 
2. 「鹹鏡道鬧市事畧」
寧古塔烏喇民人來買牛[一百十四首], 犁[二千六百], 鹽[八百五十五石]. 於會寧, 琿春人來買牛[五十首], 犁[四十六個], 金[五十五個]. 於慶源, 章京一員, 驍騎校一員, 筆帖式一員, 率跟役商人三百五十餘名, 畜物六百七十餘匹前來. 本邦差監市禦史馳往, 巡察使遣譯官、地方官出迎, 接於館所, 幷繼以餼廩、葛糧. 迎送皆有宴饗禮單, 差官、跟役、輜重, 皆發馬牛送之. 其費概錄於下.
兩市費用[並設兩邑曰:‘兩市’].
米九千二百餘石[十五鬥爲一石], 銅錢九萬餘兩.
單市費用[只設一邑曰:‘單市’].
米七千二百餘石, 銅錢五萬餘兩.
 
별지 : 使臣送迎節略. 첨부 節使·別使(勅行迎送節略. 附節使別使)
 
3. 「勅行迎送概畧」[附節使、別使]
內各司費用.
銀一萬四百四十兩零, 銅錢十萬一千餘兩[百葉爲一兩].
外各道費用.
銀一萬八千九十兩零, 銅錢五千七百餘兩.
本邦聞有勅行, 差一品大員爲遠接使, 乘馹馳到境上等候. 又有問禮官問安中使, 三道巡察使及節度使, 與地方大吏, 皆奔走迎送. 及還, 又有伴送使祗送於境上. 而並皆責應於列邑, 其費假量折銀, 爲十萬兩零.
節使[冬至、正朔、聖節, 各具方物及表、咨賫來兼行].
使臣三員, 譯官、醫員共二十七人, 其他伴倘跟役共四百餘人, 在本國皆乘馹, 列邑供給. 入中國亦給資糧, 其費概錄於下.
銀九千七百四十二兩零, 銅錢三萬三千九百餘兩.
別使[奏請、賀·慰之事, 皆具方物及表咨賫來].
使臣三員, 譯官、醫員, 其他伴倘跟役, 比節使稍減.
銀八千四十兩零, 銅錢二萬六千四百餘兩.
 
별지 : 조선 국왕이 北洋大臣에게 보내는 咨文(朝鮮國王咨北洋大臣文)
 
4. 照錄「朝鮮國王咨(北洋通商大臣文稿)」
朝鮮國王爲通商駐使等務質議事.
竊念小邦偏荷聖宇字小之恩, 保守疆土, 殆三百年於茲. 現宇內多故, 時局日變. 洋艦迭伺邊陲, 日人剏開商埠, 且北俄毘連, 常爲隱憂. 奈國小力單, 恐不克自振. 當職與舉國臣庶, 早夜惕慮, 思所以奮發修舉, 少弛上國東顧之憂. 用是不拘舊章, 冒昧煩陳. 顧今外人獨擅商利, 船舶駛行洋面. 惟上國與本邦互守海禁, 殊非視同內服之義. 亟宣令上國及小邦人民, 於已開口岸, 互相貿遷, 亦許派使人駐京師, 藉通情款, 以資聲勢, 庶外侮可禦, 民志有恃. 茲專差陪臣統理機務衙門主事魚允中李祖淵等, 前往質議. 凡係審時勢、切利弊、祛文趍實等合行事件. 曲垂裁度, 務協妥辦, 是實本邦大小臣庶同情之願. 煩乞轉奏天陛, 亟賜允准, 不勝幸甚. 爲此合行移咨, 請照驗轉奏施行.
須至咨者.
 
별지 : 조선 국왕이 禮部에 보내는 咨文(朝鮮國王咨禮部文)
 
5. 照錄「朝鮮國王咨」(禮部文稿)
朝鮮國王爲通商駐使等務質議事.
竊念小邦久仗皇靈, 獲全疆宇. 現天下多事, 時局日變. 洋舶迭伺邊陲, 日人近開商埠, 且北連俄界, 隱憂不少. 顧小邦勢孤力弱, 難以自振. 當職用是蚤夜惕慮, 圖所以奮發修舉. 而第惟本邦之於上國, 寔同內服, 而尚拘海禁, 恐非中外一視之義. 亟宣令上國及本邦人民, 於已開口岸, 互相交易, 以分外人獨占之利. 且派使進駐京師, 以通情款, 而資聲勢, 庶可禦外侮, 而固民志. 茲專差陪臣統理機務衙門主事魚允中李祖淵等, 前往北洋通商大臣衙門, 仍赴貴部質議, 恭俟妥辦. 煩乞貴部, 照詳轉奏施行. 須至咨者.
 
별지 : 津海關道周馥과 조선 魚允中이 나눈 『問答節略』(津海關道周馥與朝鮮魚允中問答節略)
 
6. 『光緒八年四月十八日津海關道周馥朝鮮陪臣魚允中問答節略』
魚:“往禮部呈咨, 不過循例報知, 非專仰稟議. 欲往謁總理各國事務衙門, 概陳情實, 未知如何. 送禮部咨草, 昨果抄呈, 而辭意果無疵乎?. 禮部每拘成例, 事事以阻抑爲事. 望措處之恰好是惟中堂裁處之. 若今雖駐使等務, 亦皆惟仰制臺議定章程耳.”
周:“禮部受咨, 不敢壅於上聞, 迤想請旨處分而已, 不遽駁阻耳. 執事若欲叩謁總署諸憲, 俟投咨后再請總署示可耳.”
魚:“謁總署諸位大人, 當依戒爲之. 而於總署則無咨本, 當只往謁而已. 或有介紹之道耶?”
周:“總署奉旨飭議通商事, 必可傳見. 若未奉旨之先, 執事雖欲往見, 不知允否. 執事可將咨禮部文底抄存, 俟謁總署諸憲時袖呈可也. 咨文內有大名在, 非無故而往也.”
魚:“咨請於北洋衙門者, 不爲請旨乎? 總署之奉旨飭議者, 必連舉通商駐使之事, 從后進貢之事, 可歸禮部. 其外事務, 一聽總署及通商衙門指教而行之耳.”
周:“北洋大臣衙門受咨, 原可卽奏. 因傅相丁憂, 制軍初接印, 前欽憲王大人在津商定. 俟執事投咨禮部, 再聽處分. 王大人乃軍機大臣, 亦總理衙門堂官, 與傅相制軍, 三面議過.”
魚:“先往謁王大人, 何如?”
周:“獨謁王大人, 未免使王大人爲難. 公事非一人之事. 總俟禮部受咨后, 再聽處分. 諒王大人亦必俟奉旨后, 始肯見耳.”
魚:“美使徑歸伊國乎?”
周:“美使回滬, 返國尚無確耗.”
魚:“今者接本國來信, 卽前月二十九日付發者也. 賴丁、馬兩大人從中指導, 國中亦皆帖然. 美使以開宗明義章, 不欲認眞, 將照會於大統領之意說與云耳. 馬大人尚不還來, 想像英使繼至故耳.”
周:“執事接前月二十九日信如此, 弟接馬觀察本月初四日信, 已知約已議定, 初六日互換. 約外加一照會, 卽約稿第一條語意. 信內云初八進王京, 初九回仁川, 初十啟輪西行. 惟迄今未到天津, 或因英使續至耳.”
魚:“今聞舌傳, 則法人亦欲向本邦云. 此人曾於丙寅辛未, 再來焚掠, 一城全陷, 將帥損命. 幸其衆不多, 輙得殪其兵三四十人, 彼乃逃遁. 今也又來請和, 不可不舉前日之事. 責諭可也, 議賠可也, 大人請爲籌之. 法人自來請和, 則與因兵端而議和有異. 且旣有前憾, 則與美英之初無干涉者不同. 不可不有責諭, 且不可不有議賠. 議賠一款, 以我國勢雖難與彼強大相較, 且事屬十數年之久, 只責諭而不議賠可乎? 於與西人通交之初, 有不畏強大之一舉措, 亦可立國體乎?”
周:“法人此去請和, 原欲將前憾釋去. 聞美國昔年亦與貴國失和議戰, 法人得無相効而發耶? 至責諭議賠兩層, 恐彼此各有所持, 但能將前事聲明兩釋嫌怨, 以后有當防維之處, 再加妥議, 亦得事理之乎! 前傅相代擬約稿, 並不及傳教一字, 又敘明‘現照條約所已載者先行辦理,’ 已暗含法人不能傳教之意. 若不與通好而屏絕之, 恐法人不甘心矣.”
魚:“法與美有間. 美船嘗入平壤城, 發礮傷人, 土民羣起焚殺. 而此亦法人之所爲, 美則不過船人幾名而已.”
周:“敢問法人昔年啟釁事由?”
魚:“法國傳教士十許人, 潛入本國布教, 國家果捕而殄殪之, 與本邦教民, 皆行顯戮. 其中一人走告來駐中華法領事, 遣兵船數艘迭出入港灣, 乃焚掠江華城, 殺軍門一員, 兵士百餘, 搜財寶銀子二三十萬, 因而見敗而去.”
周:“昨聞傅相與制軍談及法人昔年因教生事一節, 意欲法人議約之時, 將不傳教一層, 重加申敘. 竊恐法人必不樂從. 去年貴國約稿內有‘禁止傳教、焚書、罰錢’等條, 乃辱其所尊, 犯其衆怒也.”
魚:“大教果然. 此亦本國未審外國情形之故耳.”
周:“法國現未派公使去. 只天津領事狄隆將其駐華公使寶海之意而往, 欲先通好也. 非卽換約也. 制軍致馬眉叔之書, 大意亦如此. 至如何釋前憾防后患, 在貴國議約大官臨時爲之. 德國公使巴蘭德日內由滬抵津, 亦將欲往貴國通好換約也. 惟馬眉叔觀察回來, 慮貴國無諳西法者, 爲之幫助. 雖有約稿可襲用, 而繙譯商榷一切, 貴國似宜另雇一識者爲便也.”
魚:“德國之又踵往, 何可遏止? 但其改約云云可悶. 是則惟望總署及督憲之終始不撓. 而彼德國之生心於東久矣. 西之俄、英、法皆佔據東方一土, 惟德無之. 所以嘗注意於朝鮮臺灣之意, 刊行於西人新聞紙. 雖不足取信, 可以先事預防可耳.”
周:“德國欲刪改約稿, 總署與制軍必不代許. 究竟欲改何字, 亦未聞知. 至新聞紙德欲佔臺灣等處之說, 原屬臆度之詞. 貴國當今兵不血刃之時, 與歐美各國議此善約, 大有相維相繫之勢. 較安南獨與法約, 琉球獨與美約, 其情形大不相侔. 若再勵精圖治, 漸臻富強, 外人無所藉口而侵搖也.”
魚:“勵精圖治, 漸臻富強, 果本邦上下之願也. 天下事做時不如說時, 且本邦五百年, 世修文術, 風俗皆尚因循. 若不大加更張, 必坐致不振. 所以於前年來謁傅相, 稟過幾件事. 今有咨請數事, 皆欲更張政治而然. 自上國事事不以變通舊章爲嫌, 隨請施行, 乃可藉手有爲耳.”
周:“前年稟傅相之事, 傅相與欽憲王大人談及, 已允爲設法矣.”
魚:“張督憲向有進京時言告之命, 請爲之稟及. 若今當以土儀數種, 敢效執贄之禮, 欲於明日送呈耳.”
周:“禮物數·種, 祈開單代呈請示. 督憲前面囑執事進京投咨, 候禮部處分, 如再來天津細談一切耳. 但執事二十日北行, 當代稟知.”
魚:“本邦無行用銀貨之事, 惟與華商交易稱通銀貨. 今月初遣人去京中攜銀, 彼商人違約. 現無由自本國齎來, 留津學徒工匠餼廩不給, 欲向招商局計利告貸, 從后自本邦拏銀準報爲計. 先此奉稟.”
周:“需銀若干?”
魚:“準中國銀一兩, 爲五千兩.”
周:“五千兩合制錢八千緡, 何多需也?”
魚:“現有罹疾者, 亦可出送. 且初也辦理不善, 有多費而然耳.”
周:“容代問招商局. 但必有取信之據與招商局耳.”
魚:“信據領選使與弟署押矣.”
 
별지 : 馬建忠이 羅豊錄에게 보내는 서신(馬眉叔致羅稷臣函)
 
7. 「馬眉叔致羅稷臣函」
稷臣仁兄大人閣下:
昨由英參讚懋德遞奉手書. 披讀再三, 如見故人. 弟於初六日朝、美畫諾后, 初八日赴漢城, 初十日進見國王. 十一日回舟, 則英兵舶二艘, 已於是日午后至漢江口, 傍我舶下椗. 是晚捧讀傅相鈞諭, 卽飛函告知朝鮮政府. 十三日晨, 國王卽派其妻兄趙甯夏金宏集爲正副使登舟固留, 而英水師提督與其參贊亦來留餘. 因與韋力士往返商酌, 而韋以初次辦理交涉, 遲疑不決. 幸其參贊從旁力勸, 已於今日午后, 兩國使臣會晤, 言明一俟英繙譯官不日由申乘艦至后, 卽行定日, 悉照美約畫押. 國王照會, 明晚卽可賫到. 屬邦之義, 由國王備文照會英后, 較列於約內. 惟由兩國使臣所議者, 尤爲顯明. [주001]
번역주 001
닫기

‘較列於約內’의 뒷부분은 분명히 원문에 누락이 있는 것 같다. 물론 그 취지는 앞에서도 다뤄진 바 있어 번역문의 내용과 크게 다르지 않을 것이다. (55) 문서번호:2-1-1-55(413, 585b-587b)의 첨부문서:1. 「馬建忠이 李鴻章에게 올리는 서신」부분을 보면 “忠因思條約僅兩國使臣所擬, 照會則由朝鮮國王向英國君主自行聲明, 似樹義尤覺正大”라는 내용이 있다.

國王切欲留弟在此, 接辦他國條約, 業已咨請禮部北洋大臣轉奏. 但德法俄踵至, 議約未蔔何日. 弟株守漢江, 靜候其來, 稍有形跡. 故弟定於英、朝定議畫押后, 卽行西渡. 把晤之期, 約在廿以外. 薛孚爾誹謗甚屬可惡. 但此種蜚語, 不辯自明, 彼徒自失身分耳. 肅此特佈. 卽請勛祺. 弟建忠頓首, 玉翁處乞代致意. 恕不另函.
 
이름
周馥 , 魚允中 , 魚允中 , 李祖淵 , 浣西 , 魚允中 , 李祖淵 , 魚允中 , 李祖淵 , 周馥 , 魚允中 , 寶海 , 馬眉叔 , 巴蘭德 , 馬眉叔 , 馬眉叔 , 懋德 , 趙甯夏 , 金宏集 , 韋力士 , 薛孚爾
지명
寧古塔 , 中國 , 中國 , 中國 , 中國 , 中國 , 鹹鏡 , 平安 , 黃海 , 中國 , 中國 , 中國 , 鹹鏡 , 越南 , 法國 , 中國 , 中國 , 中國 , 日本 , 歐洲 , 鹹鏡道 , 寧古塔 , 烏喇 , 會寧 , 琿春 , 慶源 , 中國 , 朝鮮 , 美國 , 平壤城 , 法國 , 江華城 , 法國 , 天津 , 德國 , 德國 , 德國 , 朝鮮 , 臺灣 , 德國 , 臺灣 , 歐美 , 安南 , 琉球 , 天津 , 中國 , 漢城 , 漢江 , 朝鮮
서명
問答節畧 , 筆談節畧 , 勅行迎送概畧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