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작성·수신·발신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한미(韓美) 조약 체결 과정에서 조선이 중국의 속방(屬邦)이라는 조항은 비워두었다는 이홍장(李鴻章)의 문서

1. 朝·美條約초안에 대해서는 이미 적절히 논의하였지만, 조선이 중국의 屬邦이라는 조항은 잠시 비워두고, 나중에 조선에서 따로 [미국에] 照會를 갖추어 밝히기로 하였습니다(美韓約稿已議妥, 暫空朝鮮係中國屬邦一款, 嗣后由朝鮮另備照會聲明). 2. 馬建忠등을 특파하여 조선에 가서 협조하면서 은밀히 조약 체결을 주재하게 하였습니다(特派馬建忠等, 赴韓協助隱示主盟).

 
  • 발신자北洋大臣李鴻章
  • 수신자總理衙門
  • 날짜1882년 3월 4일 (음) , 1882년 4월 21일
  • 문서번호2-1-1-36 (393, 559a-566a)
三月初四日, 北洋大臣李鴻章函稱:

密肅者:
美國朝鮮議約一事, 何署使於二月廿四日到津, 次日來謁, 果謂:“薛總兵堅執原議, 該署使在京所擬改第一款未能增入.” 經鴻章再三駁辨, 謂:“汝旣在鈞署議定, 豈可復行翻悔?” 該署使力稱:“此事本國專派薛總兵主政, 伊僅可商辦. 薛之不允載明‘中國屬邦’者, 慮於兩國立約平行體統有礙, 他日國會紳員亦必議駁, 不得不格外慎重耳.” 鴻章因商令汝兩人旣未敢擅允, 可先電請本國核示. 該署使遂與薛總兵於廿五午后發電請示, 滿擬三四日內必得覆音. 乃至今八日, 尚無回報, 疑竟爲該國所不許也. 二十七日、三月初一日, 薛總兵與何署使偕來商訂此外各款. 有敝處續增而該使酌改者, 有該使續增而敝處酌改者, 大致較原本似更周密. 然何署使狡獝頗甚, 未免多費唇舌. 現議暫空第一款, 俟該國回信, 再議去留. 稿本旣定, 鴻章於紙尾鈐一圖章, 並屬薛總兵簽字爲據. 擬交朝鮮陪臣, 迅齎回國, 以爲屆時該國另派大員與薛使商辦之依據. 謹照鈔一本, 奉呈鑒核.
薛總兵卽日赴煙臺, 與該國水師提督會商, 約於三月二十日開駛東行, 諄請敝處派員偕往. 而去冬以后, 朝鮮屢次來員, 亦懇派員同美使前去. 鴻章反覆籌維, 該兩國約稿旣憑敝處議有頭緒, 誠如二月十八日來示, 在我隱然主盟. 若不派員同往, 恐主客之間形跡隔閡, 易生疑釁. 或再有他人從旁唆聳, 約事無成, 而日、俄強鄰轉得遂其離間、侵陵之詭計, 亦東方大局之憂也. 昨已面許薛、何二使, 擬派馬道建忠與統領北洋水師丁提督汝昌, 於三月望后會於煙臺, 酌帶兵船偕同薛總兵東駛. 馬道精明干練, 於交涉公法研究素深. 當密屬其相機妥辦, 屆期再具奏請旨, 合先奉聞.
頃又接朝鮮丞相總理機務李最應, 該國王之叔父, 二月初三日來書, 照鈔呈覽. 書內渾言美使東來, 惟敝處是仰是依, 亦隱求主盟之意. 派員一節, 似屬義無可辭. 其所派考選官魚允中李祖淵二員, 魚允中於去歲十月來謁, 頗能洞達時務, 李祖淵則去秋赴日本議稅則未成者. 據金允植報稱:“該二員現至營口, 搭船未到, 先專人投書也.” 容俟魚、李二員到后, 再傳同馬道晤商一切, 隨時布陳.
何署使日內回京, 當赴尊處提及. 該署使未來津之先, 鴻章已與薛總兵議及, 如中國屬邦未能於約內載明, 或俟畫押后, 由朝鮮另備照會美國外部, 聲明“朝鮮久爲中國藩屬, 內政、外交向來歸其自主”云云, 將來卽連約本奏報中國朝廷, 庶爲不觸不背. 薛總兵已可允行. 今則專候該國回信, 前議不便再訂, 亦未與何署使說破. 姑於約后提明‘光緒八年’字樣, 稍顯出奉中朝正朔而已, 仍密屬馬道屆時商辦. 鴻章因母病請假歸省, 心緒瞀亂, 此事關係屬邦外交要政, 不敢置爲緩圖. 惟智慮未周之處, 尚祈匡導所不逮, 幸甚. 專肅縷布. 祗頌鈞福.
 
별지 : 조선 재상 李最應이 李鴻章에게 보낸 서신(朝鮮丞相李最應致李鴻章函)
 
照錄淸摺:

1. 「朝鮮丞相李最應致李鴻章函」:朝鮮丞相總理機務李最應來書
李中堂肅毅伯閣下:
頃李橘山裕元有幾遭書椷. 深荷曲軫之念, 臨事綢繆, 隨機靜鎮, 俾小邦永有依賴, 受賜無涯. 翹首鬥南, 朝野鹹頌. 迺茲小生冒據廊廟, 兼總機務, 責任綦重, 癏隳是懼, 而竊有所蘊, 不容泯默, 敢此槩陳, 伏乞垂鑒焉[馬?].
蓋年前美國人之來泊釜山港口也, 不受書契. 實因本國素無外交, 輿論所在, 止竟不許, 該國人旋卽回船而去者, 亶由中堂維持之攸暨也. 近見領選使金允植書報, 則美國使臣又將東來云矣. 第念小邦惟中堂是仰是依, 則安得不以前日之所庇者, 復望於來許乎? 機務主事魚允中李祖淵, 爲董飭學徒, 現派考選官, 前赴津門, 聽候指導. 謹茲付上一函, 伏冀到底涵燭, 克垂終始之惠, 以副褊隅跂祝之誠, 千萬祈懇. 滿腔衷情, 有非寸楮可罄. 瀆擾爲悚, 不盡縷白.
中堂肅毅伯閣下.
總理機務事李最應再拜.
壬午二月初三日發. 二月廿九日到.
 
별지 : 미국 해군준장 슈펠트가 작성한 朝·美條約초안(美總兵薛斐爾擬美韓條約稿)
 
2. 「美總兵薛斐爾擬美韓條約稿」:美總兵薛擬與朝鮮約稿(八年三月)
大朝鮮國大亞美理駕合衆國切欲敦崇和好, 惠顧商民, 是以大朝鮮國君主特派全權大臣, 大美國伯理壐天德特派全權大臣, 各將所奉全權字據互相較閱, 訂立條款, 臚列於左.

 第一款.
 第二款. 嗣后大朝鮮國君主、大美國伯理壐天德, 並其商民, 各皆永遠和平友好. 若他國有何不公輕藐之事, 一經照知, 必須相助, 從中善爲調處, 以示友誼關切.
 第三款. 此次立約通商和好后, 兩國可交派秉權大臣, 駐紮彼此都城, 並於彼此通商口岸, 設立總領事等官, 均聽其便. 此等官員與本地官交涉往來, 均應用品級相當之禮. 兩國秉權大臣與領事等官, 享獲種種恩施, 與彼此所待最優之國官員無異. 惟領事官必須奉到駐紮之國批准文憑, 方可視事. 所派領事等官, 必須眞正官員, 不得以商人兼充, 亦不得兼作貿易. 倘各口未設領事官, 或請別國領事兼代, 亦不得以商人兼充, 或卽由地方官照現定條約代辦. 若駐紮朝鮮之美國領事等官辦事不合, 須知照美國公使, 彼此意見相同, 可將批准文憑追回.
 第四款. 美國船隻在朝鮮左近海面, 如遇颶風, 或缺糧食、煤、水, 距通商口岸太遠, 應許其隨處收泊, 以避颶風, 購買糧食, 修理船隻. 所有經費係由船主自備, 地方官民應加憐恤援助, 供其所需. 如該船在不通商之口, 潛往貿易, 拿獲船貨入官. 如美國船隻在朝鮮海岸破壞, 朝鮮地方官一經聞知, 卽應飭令將水手先行救護, 供其糧食等項. 一面設法保護船隻、貨物, 並行知照領事官, 俾將水手送回本國, 幷將船貨撈起. 一切費用或由船主或由美國認還.
 第五款. 美國民人在朝鮮居住, 安分守法. 其性命、財產, 朝鮮地方官應當代爲保護, 勿許稍有欺淩、損毀. 如有不法之徒, 欲將美國房屋、業產拆毀者, 地方官一經領事告知, 卽應派兵彈壓, 幷查拏渠魁, 按律重辦. 朝鮮民人如有欺淩美國民人, 應歸朝鮮官, 按朝鮮律例懲辦. 美國民人無論在商船、在岸上, 如有欺淩、騷擾、損傷朝鮮民人性命、財產等事, 應歸美國領事館或美國所派官員, 按照美國律例查拏懲辦. 其在朝鮮國內朝鮮·美國民人如有涉訟, 應由被告所屬之官員, 以本國律例審斷, 原告所屬之國, 可以派員聽審, 審官當以禮相待. 聽審官如欲傳訊、查訊、分訊證見, 亦聽其便. 如以審官所斷爲不公, 亦許其詳細駁辨. 大美國與大朝鮮國彼此明定, 如朝鮮日后改定律例及審案辦法, 在美國視與本國律例辦法相符, 卽將美國官員在朝鮮審案之權收回, 以后朝鮮境內美國人民, 卽歸地方官管轄.
 第六款. 朝鮮國商民幷其商船前往美國貿易, 凡納稅、船鈔, 幷一切各費, 應遵照美國海關章程辦理, 與征收本國人民及相待最優之國稅[銳?]鈔, 不得額外加增. 美國商民幷其商船前往朝鮮貿易, 進·出口貨物均應納稅, 其收稅之權, 應由朝鮮自主. 所有進·出口稅項及海關禁防偷漏諸弊, 悉聽朝鮮政府設立規則, 先期知會美國官, 布示商民遵行. 現擬先訂稅則大畧. 各色進口貨有關民生日用者, 照仿價值百, 抽稅不得過一十, 其奢靡、玩要等物, 如洋酒、呂宋煙、鐘錶之類, 照仿價值百, 抽稅不得過三十. 至出口土貨, 槪照值百, 抽稅不得過五, 凡進口洋貨, 除在口岸完納正稅外, 該項貨物或入內地或在口岸, 永遠不納別項稅費. 美國商船進朝鮮口岸, 須納船鈔, 每噸銀五錢, 每船按中暦一季抽一次.
 第七款. 朝鮮國商民前往美國各處, 准其在該處居住、貸房買屋、起蓋棧房, 任其自便. 其貿易工作一切, 所有土產以及製造之物, 與不違禁之貨, 均許買賣. 美國商民前往朝鮮已開口岸, 准其在該處所定界內居住、貸房、租地建屋, 任其自便. 其貿易工作一切, 所有土產以及製造之物, 與不違禁之貨, 均許買賣. 惟租地時不得稍有勒逼, 該地租價悉照朝鮮所定等則完納, 其出租之地, 仍歸朝鮮版圖. 除按此約內所指明歸美國官員應管商民外, 皆仍歸朝鮮地方官管轄. 美國商民不得以洋貨運入內地售賣, 亦不得自入內地採買土貨, 倂不得以土貨由此口販彼口. 違者將貨物入官, 幷將該商交領事官懲辦.
 第八款. 朝鮮國美國彼此商定, 朝鮮商民不准販運洋藥入美國通商口岸, 美國商民亦不准販運洋藥入朝鮮通商口, 幷由此口運往彼口, 亦不准作一切買賣洋藥之貿易. 所有兩國商民, 無論僱用本國船、別國船, 及本國船爲別國商民僱用, 販運洋藥者, 均由各本國自行永遠禁止. [違]者出, 從重懲罰.
 第九款. 如朝鮮因有事故, 恐致境內缺食, 朝鮮國君主暫禁米糧出口, 經地方官照知后, 由美國官員轉飭在各口美國商民, 一體遵辦. 紅參一項, 朝鮮舊禁出口, 美國人如有潛買出洋者, 均查拏入官, 仍分別懲罰.
 第十款. 凡砲位、鎗刀、火藥、鉛丸一切軍器, 應由朝鮮官自行采辦, 或美國人奉朝鮮官准買明文, 方准[進]口. 如有私販, 查貨入官, 仍分別懲罰.
 第十一款. 凡兩國官員商民, 在彼此通商地方居住, 均可僱請各色人等勷執分內工藝. 唯朝鮮人遇犯本國例禁, 或牽涉被控, 凡在美國商民寓所、行棧, 及商船隱匿者, 由地方官照知領事官, 或准差役自行往拏, 或由領事派人拏交朝鮮差役. 美國官民不得稍有庇縱掯留.
 第十二款. 兩國生徒來學習語言、文字、律例、藝業等事, 彼此均宜勷助, 以敦睦誼.
 第十三款. 茲朝鮮國初次立約, 所訂條款, 姑從簡略, 應遵條約, 已載者先行辦理. 其未載者, 俟五年后, 兩官民彼此言語稍通, 再行議定. 至通商詳細章程, 須酌照萬國公法通例, 公平商訂, 無有輕重大小之別.
 第十四款. 此次兩國訂立約與夫日后往來公牘, 朝鮮專用華文, 美國亦用華文. 或用英文, 必須以華文註明, 以免歧誤.
 第十五款. 現經兩國議定, 嗣后朝鮮有何惠政、恩典、利益施及他國或其商民, 無論關涉海面行船、通商貿易、交往等事, 爲該國並其商民從來未沾, 抑爲此條約所無者, 亦准美國官民一體均霑. 惟於優待他國利益係出於甘讓, 立有專條互相酬報者, 彼此須照酬報互訂之專條, 一體遵守, 方准同霑專條優待之利益.

以上各款現經大朝鮮、大美各國大臣在朝鮮議定. 繕寫華·洋文各三分, 句法相同, 先行畫押蓋印, 以昭憑信. 仍俟兩國禦筆批准, 總以一年爲期, 在朝鮮互換. 然后將此約各款, 彼此通諭本國官員商民, 俾得鹹知遵守.

大朝鮮國開國年卽中國光緒八年月日.
大美國一千八百年月日.
 
이름
李鴻章 , 鴻章 , 鴻章 , 鴻章 , 鴻章 , 建忠 , 汝昌 , 李最應 , 魚允中 , 李祖淵 , 魚允中 , 李祖淵 , 金允植 , 鴻章 , 李最應 , 橘山 , 裕元 , 金允植 , 魚允中 , 李祖淵 , 李最應
지명
美國 , 朝鮮 , 煙臺 , 朝鮮 , 煙臺 , 日本 , 中國 , 朝鮮 , 中國 , 釜山港 , 美國 , 朝鮮 , 大朝鮮國 , 大亞美理駕合衆國 , 大美國 , 朝鮮 , 美國 , 朝鮮 , 美國 , 朝鮮 , 朝鮮 , 美國 , 朝鮮國 , 美國 , 朝鮮國 , 美國 , 朝鮮 , 朝鮮國 , 朝鮮 , 朝鮮 , 美國 , 大朝鮮國 , 中國 , 大美國
서명
朝鮮丞相李最應致李鴻章函 , 美總兵薛斐爾擬美韓條約稿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