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작성·수신·발신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유구(琉球) 사안 및 조선 관원들의 동경(東京) 시찰에 대한 하여장(何如璋)의 문서

1. 보도에 따르면 宍戶공사가 전 外務卿寺島宗를 방문하여 琉球사안을 세 시간 동안 논의했다고 합니다(報載宍戶訪前外務寺島宗, 則商球案達三小時之久). 2. 東京에 온 조선의 委員朴定陽등이 찾아와서 이번 행차는 오로지 政治, 稅關설립, 課稅등의 사안만 살피고자 하는 것이며, 7~8월쯤에 金宏集이 일본으로 와서 다시 상의할 것이라고 하였습니다(朝鮮來東委員朴定陽等來見, 此行專爲考察政治設關課稅事, 七八月間金宏集將來日本就商).

 
  • 발신자何如璋
  • 수신자總理衙門
  • 날짜1881년 7월 3일 (음) , 1881년 7월 28일
  • 문서번호2-1-1-25 (365, 509a-514b)
七月初三日, 出使日本國大臣何如璋等函稱:

本月三日肅呈第一百三十二號緘, 當邀垂鑒. 此間近況仍常聞. 據新聞紙稱:“宍戶公使於數日前, 往前外務卿寺島宗則家商外交事, 暦三時之久乃歸, 自宍戶公使歸國之后, 多杜門不出, 惟此次之往前外務卿家, 或仍爲球案也.” 本月初九日[西曆七月四日]外務接到華盛頻電報云:“美國大統領於西曆七月二日爲刺客銃傷甚重.” 如璋等因往美國使館慰問, 日昨接美使知會稱:“現得電報統領漸愈”云. 聞此刺客爲律師, 係爲政事抱不平者. 統領自今年卽位以后, 因用一鈕育關稅長事, 其國會議員指爲不公, 有因是辭職者, 美國議論甚屬囂囂. 此事在兩月前, 據所傳聞謂:“此次之變, 當必爲此也.” 朝鮮東來委員屢屢見面. 同行數十人於軍事、稅務、鑛務、工業各項, 分門考究. 中有洪英植魚允中二人, 人甚開明, 極願外交. 日昨筆談, 彼謂:“伊奉國王命, 專係探問外交利害, 現在美國若再來叩關, 如前日之卻書不受, 斷保其必無是理”云云. 諒將來收其效也.
近有西人論日本海軍事宜, 布之新報者, 其所陳情形, 甚爲精確. 而所論辦法, 中國整頓海軍, 亦大有可採其意而用之者. 今特譯錄上呈鈞覽. 再, 近日所見彗星, 日本亦見之. 據其海軍觀象臺推測稱:“此彗星光如天狼, 尾長大概七度, 方向在恒星十五度之西, 距赤道北緯七十九度三十四分四十三秒”云. 並以附陳. 肅此. 敬乞代面堂憲察核爲禱. 卽請勛安.
 
별지 : 『橫濱西報』 논설 번역문(『橫濱西報』譯文)
 
1. 照錄「鈔單」:「西人論水師事宜」, 照譯『橫濱西字日報
餘前日由東京搭輪車往橫濱. 車中遇二客論『郵便新聞』及『朝野新聞』近日所刻之日本水師策畧. 餘亦在座, 因謂二客曰:“『郵便新聞』及『朝野新聞』所論皆非, 然兩家比較, 則『朝野新聞』似近乎是.” 二客聞之, 請申餘說. 餘辭曰:“外國人不識貴邦之地理、史記、國俗、外交、商務、政務, 豈可妄談貴邦重大之事.” 二客再三固請, 餘先告罪而后論之. 其論如左:
 “今之人言及日本, 則曰:‘日本、日本, 奚用水師?’, 爲者甚多, 此皆不識時勢之輩, 何可與言? 夫水師之爲用也有三, 一曰:“守邊,” 二曰:“擾敵.” 三曰:“戰時保護屬土及本國商務.” 其擾敵與保護屬土商務兩事, 始且勿論, 吾與子言守邊. 貴國有四大島, 其餘小島不可勝數. 四面臨海, 處處受敵, 宜防宜堵者, 不可以裏數計. 故不得不立水師, 不可無堅勁水師也. 英、法水師天下莫強焉. 彼貴乎有大巡邏船, 船堅而捷, 可能攻擊, 可耐久. 且不惜煤費往來洋面者, 誠以新闢之地以及付屬之[之]埠, 徧於五部. 不如是則不足以捍衛, 不足以聯絡, 不足以護商耳. 可見法、英之有大巡邏船者, 原爲係保屬土護商務也. 法、英之購備邊有大銕甲戰艦, 其數甚多. 船中有極大之砲, 極熟之兵, 平時如虎如豹, 若臨大敵, 其所以然者, 兩大妬忌, 此國恐彼國來犯也. 此種情形, 歸國無有. 誠使法、英兩國皆用木船, 砲小兵弱, 自無爭雄之心, 更無猜疑之念. 而今諸大國, 舉凡破敵之具, 莫不購置. 若不出而爭雄, 迨有事變, 始調兵整械, 則有不及之勢矣. 方今萬國往來, 互相遣使, 名爲遣使, 實則需索. 苟無需索之力, 則惟求說和. 俗云:‘強則有理, 弱則走避之,’ 卽今日之謂矣. 今貴國無邦外屬土, 其相離較遠者若千島, 若小笠原島, 皆非要地, 敵人亦所不取. 如是則不必以有用之財, 置買銕甲巡邏船鎮守此土也. 貴國專爲守邊計足矣.
二客問曰:“予謂我國現時水師船隻若何? 足自守否?
餘答曰:“貴國水師船隻, 統計二十五號. 若如與中國之國開釁, 可用者不過十號, 扶桑、全剛、比叡、東艦、龍驤、築波、日進、淸輝、天城、磐城是也. 餘十五號, 皆不中用, 若不待中國來而先往, 則兵船十號, 將作何用? 且中國各處要口, 皆有可怕之炮臺, 足力之炮船. 船堅炮大, 縱無炮, 水雷尚難闖入, 而況或水雷乎? 若論貴國自守之具, 則餘有開罪之言, 請勿我責, 幸甚幸甚. 貴國兵船止有十號. 此外雖有所餘之十五號, 以及水雷船從中襄助, 亦不濟事. 若與外[不拘何國, 但有水師者]開釁, 用以鎮守東京海灣, 猶嫌不足, 況全國哉! 或謂:‘日本之民, 好勇輕生, 或可拒敵.’ 夫貴國之民勇則勇矣, 能敵巨艦乎? 能勝大礮乎? 能勝曉格致之人, 造精良之器者乎? 東京海灣不能保守, 則大阪長崎箱館以及各處要隘, 其誰曰:‘能’?”
二客曰:“君所言各處不可以砲臺守乎?”
餘答曰:“未嘗不可. 惟是建築堅固砲臺, 其費甚钜. 貴國應防之處甚多, 倘處處建立, 則較比置買一隊小炮船更費, 反不如炮船之得用也. 且有砲臺, 則須有兵, 以防陸攻. 增兵戌臺, 徒覺糜費. 夫砲船非較比砲臺得用, 以船能運動, 不似砲臺之不可移也. 又況砲臺之砲, 不能任意施放, 必俟敵船行至某角始能轟擊. 船過彼角, 則砲臺歸於無用. 總之, 船爲動物, 宜以動物治之. 故以砲臺之砲攻船, 不若以船上之砲攻船之爲美也. 貴國現有之船, 不必改變式樣, 宜留爲水師之本, 籍以成就官兵之學業. 擇數船爲旂船[謂水師提督坐船], 分鎮各處. 數號爲行船, 往來別國, 數號爲港船, 分布海口. 數號爲護船, 遇美加多[謂國主]航海, 則用以從行. 數號爲練船, 訓練水師后備兵以及守邊之義勇. 餘則存乎船塢, 任憑塢用.”
二客憮然曰:“據爾所言, 則需費過钜奈何?”
餘答曰:“不然, 較比建築砲臺, 購買銕甲, 廣造木船更省, 夫木船不足以供戰陣之用也, 固矣. 將來兵船最得用者, 卽輕捷行遠之巡邏船, 與內空外實之極快銕或鋼船. 船中安置巨砲, 多藏煤炭, 船上不用桅帆. 如斯而已矣, 若論貴國, 則此種船二三十年后仍可無需也. 故不如專自守可也. 貴國水師宜分五鎮. 一曰:‘北’, 二曰:‘東北’, 三曰:‘中’, 四曰:‘西南’, 五曰:‘西北’. 北路則鎮箱館, 包括北海道久米島. 東北則鎮東京, 包括全股與附近地方, 東北至仙臺, 西至鳥羽. 中路則鎮大阪, 包括全股與附近地方, 西至逸見峽與富島, 東至若山, 南至四國, 包括海內與備后, 北至下之關海峽. 西南則振長崎, 包括九洲, 與對馬島, 及沖繩. 西北則鎮那那阿, 包括全岸則與安藝佐渡兩島, 自依鴉那海灣[阿布喇尼港. 山口縣海岸], 以至亞烏木慮海灣.
每鎮設塢, 以備修船. 除貴國現有之船外, 類乎中國之守邊之砲船者, 置買五十號, 每號裝亞木斯著朗新式三十五噸重后膛砲一門, 亞木斯著朗新式十二噸重后膛砲兩門, 加德林或挪丹非次砲二門. 此外則多置新式軍器. 已上所言之大砲, 距三十町, 卽日本一裏餘[當中國七裏餘], 可穿八英寸之銕甲. 船亦靈便, 前行每點鐘可行十英裏, 后行每點鐘可行九英裏半, 前行后行其功相等. 船之兩端有活舵, 用則安置, 不用則脫落. 具安置脫落亦不甚難, 一經聞報, 不過片時之久卽可完工也. 砲爲實定之物, 而船卽駕砲之輸車也. 乘砲之板在乎堅勁有活機, 以可進可退者爲妙. 每船有官兵五十人足敷應用, 則是砲船五十號, 只需二千五百人耳.
東京曰:“第一鎮,” 以扶桑戰艦爲總統旂船, 鎮守該處. 別撥現有之船數, 以供差遣, 以練后備兵及守邊之義勇. 再添已上所言之砲船十二號, 用以守岸, 此外則佈置水雷可也. 號大阪亦曰:“第一鎮,” 以金剛艦爲旗船, 鎭守該處. 別撥現有之船, 以供差遣, 亦如東京鎮之用. 再添炮船十二號用以守岸, 此外布置水雷. 號箱館曰:“第二鎮,” 以龍驤艦爲旗船, 鎮守該處. 別撥現有之船一二號, 砲船十號, 此外布置水雷. 號長崎曰:“第三鎮,” 以比叡艦爲旗船, 鎮守該處. 別添現有之船一二號, 砲船八號, 此外布置水雷. 號那那阿, 亦曰:“第三鎮,” 以築波艦爲旗船, 鎮守該處. 別撥現有之船數號, 砲船八號. 第一鎮與第二鎭各置二等提督一員, 第三鎮則置老成船長可也. 砲船較巨艦得用, 乃不磨之論. 第恐不信, 特舉一二事證之. 譬如有敵船欲進東京灣, 貴國有砲船十二號, 將此十二號與水雷好好布置, 悉聽提督指揮. 幷有后路, 應進則進, 應退則退, 操縱在我. 而巨艦無此靈便也. 砲船小而矮, 敵船之砲未易遽中. 敵船大而高, 司砲之人稍有準頭卽中其船耳. 再者, 砲船一多, 則敵船無法. 能擊其一, 而不能擊其二. 又況砲船靈捷, 退回灣內, 其船中小砲亦敷應用. 一經入灣, 則敵船不能前進, 而敵人水雷亦無計可施. 縱使砲船沈一二號, 所失不過百人, 易於補救. 而敵船動則三五百人, 若失一二號, 卽強敵亦將退走也.”
客問曰:“君所言之砲船, 需銀幾何?”
餘答曰:“非勸貴國一時購辦. 每年置十號, 五年之內可購齊. 砲船十號之值, 連砲火一切計算, 較比扶桑艦[查扶桑艦價值洋銀九十六萬七千五百元], 所多無幾. 約六號扶桑之價, 可置砲船五十號也[意謂每砲船一隻有十一萬五千元可購也]. 以砲船四號用以守邊, 可抵扶桑一號而論, 則是砲船五十號可抵扶桑十二號也. 以扶桑六號之值, 可得如扶桑之船十二號, 亦何樂而不爲哉!”
客曰:“我國無人無錢, 安能試練.”
餘答曰:“貴國不可謂無人. 苟練習純熟, 自可與五部水師相等耳. 至於錢財, 則專頼地土, 格致之學旣精, 耕種、百工、貿易之事旣熟, 則西國金銀必將流入. 金銀流入, 則砲船水雷以及破敵之具皆可購辦. 斯時也, 天下海面, 皆有貴國船旂, 各處市廛, 皆有貴國商旅矣. 貴國誠能有已上所言之船, 可稱爲天下第一自守之邦. 內亂不興, 外侮不來, 大日本之威, 從此振矣. 夫國之有亂, 亦猶海之有波. 亂畢則治, 治極則亂. 各國史書皆如是也. 總之, 欲長治久安者, 惟有備戰而已.”
 
이름
何如璋 , 宍戶 , 寺島宗 , 宍戶 , 如璋 , 洪英植 , 魚允中 , 亞木斯著朗 , 亞木斯著朗
지명
華盛頻 , 美國 , 美國 , 朝鮮 , 日本 , 中國 , 東京 , 橫濱 , 日本 , 千島 , 小笠原島 , 中國 , 東京 , 東京 , 大阪 , 長崎 , 箱館 , 箱館 , 北海道 , 久米島 , 東京 , 仙臺 , 鳥羽 , 大阪 , 若山 , 四國 , 備后 , 下之關 , 長崎 , 九洲 , 對馬島 , 沖繩 , 那那阿 , 安藝 , 佐渡 , 依鴉那海灣 , 阿布喇尼港 , 山口縣 , 亞烏木慮 , 中國 , 東京 , 大阪 , 東京 , 箱館 , 長崎 , 日本
서명
新報 , 西人論水師事宜 , 橫濱西字日報 , 郵便新聞 , 朝野新聞 , 郵便新聞 , 朝野新聞 , 朝野新聞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