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작성·수신·발신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조선과 서양의 각국과 조약 및 통상을 권고하는 이홍장(李鴻章)의 문서

조선의 委員李容肅이 天津을 방문하여 직접 만나 사정을 이야기하였는데, 이미 조선이 서양과 조약을 맺고 통상을 하도록 권고하였습니다(朝鮮委員李容肅來津稟謁, 已開導該國與西洋立約通商各事).

 
  • 발신자李鴻章
  • 수신자總理衙門
  • 날짜1881년 2월 3일 (음) , 1881년 3월 2일
  • 문서번호2-1-1-17 (353, 461a-480a)
二月初三日, 北洋大臣李鴻章函稱:

正月二十九日奉二十八日公函並鈔奏一件, 以“朝鮮外交遇有關係緊要之件, 由敝處及出使日本大臣通遞文函”等因. 仰見籌度機宜, 權衡至當, 欽佩曷勝? 適有朝鮮國王委員李容肅隨本屆貢使來京, 於正月二十日赴津稟謁, 謂:“專爲奉辦武備學習事,” 並賫呈該國『請示節畧』書冊一本, 及原任太師李裕元函. 鴻章查閲『節畧』所開各條, 內有領議政李最應啓本, 頗悔去年六月堅拒米利堅來使爲非計, 末則歸重於“及今之務, 莫如懷遠人而安社稷”等語. 另條又問他日不得已與各國相交, 先后早晚之策. 又索中國與各國修好立約通商章程、稅則, 帶回援照. 是子峩函述該國廷議漸有回悟, 願與美國立約, 已有明證. 惟李裕元函仍隱寓不欲外交之意.
鴻章因其『節畧』諮商事件繁瑣, 先令津海關道鄭藻如等會同傳詢一切, 擬議大概. 旋於二十八日傳見李容肅, 與之筆談良久, 詢及各國若派使議約, 當無拒絕. 該員答以“寡君之意已屬於此, 廷臣亦有回悟者, 若有美意來請, 不當如前堅拒”等語. 該國於外交情事生疏, 『節畧』內旣有披露腹心, “願一一開誨碩畫”之語, 自須乘機切實指示, 導引迷途. 因屬前在西洋學習交涉事宜之道員馬建忠鄭藻如等, 代擬朝鮮與各國通商章程草底, 參酌目今時勢及東西各國交涉通例, 預爲取益防損之計, 俾該國有所依據, 不至多受洋人蒙蔽. 仍緘覆李裕元, 婉切開導, 冀其勿再從中作梗. 至其所詢日本國書稱謂一節, 在我頗難措詞, 亦難保彼非意存嘗試. 因查西洋各國稱帝稱王, 本非一律, 要皆平等相交, 畧無軒輊. 該國王久受冊封, 其有報答日本及他國之書, 自應仍用封號,國政雖由其自主, 仍不失中國屬邦之名, 庶爲兩得.
謹將李容肅帶呈『節畧』一本, 敝處酌覆朝鮮詢問各條, 代擬朝鮮與各國通商約章與李容肅問對節畧』, 李裕元來往函稿, 照鈔六摺, 奉呈電核. 除撮要敍摺具奏外, 專肅密覆. 祗頌鈞祺.
 
별지 : 조선 中樞府知事李容肅이 가져와 올린 『節略』(朝鮮中樞府知事李容肅帶呈節略)
 
照錄鈔摺:

1. 朝鮮中樞府知事李容肅帶呈『節畧
光緒七年正月, 武備學習諸條, 向蒙妥籌, 欽奉恩准, 一國君臣不勝感惶. 今將資裝起送, 自費時日, 敢告緣由, 以備諒燭. 大人前后書教, 無非爲敝邦指示迷昧, 俾知宇內大勢, 竊不勝感激無涯. 而敝邦壤僻人拙, 常多歧貳之論. 曩者信使之回, 獲見何侍講『筆談』、黃參贊『策略』, 節節竅要, 於是乎廷議回悟, 大臣有奏於前席. 信使寄書於何公, 可見二三廷臣之協贊, 而猶有持論之不合者矣. 大人之於敝邦, 憂念懇至, 安得不披露腹心, 仰質高明乎! 惟願一一開誨碩畫, 終始受賜.
 
별지 : 부건 1의 부건(附件一之附件):領議政李最應의 啓本(領議政李最應啓本)
 
2-(1). 「領議政李最應啓本」
臣見上國公使諸條論辦, 與我之心算相符, 不可一見而束之高閣者也. 防禦之策, 自我豈無所講磨? 而公使冊子論説若是備盡, 旣給於我國, 則深有所見而然也. 固可以採用, 然我國人必不信之, 將爲休紙矣. 且今年六月米利堅之來東萊也. 彼若以書契呈萊府, 則自萊府受之, 未爲不可, 呈禮曹則自禮曹受之亦可也. 而該府使自以謂讐國, 拒而不受, 仍爲傳播於新聞紙, 爲天下嘲笑. 其在柔遠之義, 不當若是. 我國風習本來如此, 每所悶歎. 雖以西洋各國言之, 本無恩怨, 而初由我國憸人輩之招引, 以致釁隙. 大抵洋船一來, 則人皆以邪學爲藉口之端. 而洋人之來往中國久矣, 未聞中國之人染爲邪學也. 所謂:‘邪學’, 當斥之而已, 至於生釁則不可矣. 且諸宰之安軀保家, 同是所欲, 而進無一策, 退有后言. 臣以爲俄人一朝渡來, 則人必曰:“內修外攘”, 然修攘非一朝一夕之可爲也. 顧今器械財用不及於他國之萬一, 而及今之務, 莫如懷遠人而安社稷也.
 
별지 : 부건 1의 부건(附件一之附件):修信使金宏集이 何如璋에게 보낸 서신(修信使金宏集致何侍講書)
 
2-(2). 「修信使金宏集致何侍講書」
子峩欽使大人閣下:
自賦河梁, 月已再圓. 窹寐德音, 心焉如痗. 伏讅體祺淸旺, 勳猷茂著, 額手溯頌, 不任棻鋪. 魯生夫子暨黃、楊兩公, 諸度綏和, 重爲之馳系. 宏集前月旬一泊釜山, 廿八復使命. 家國一切, 托芘順平, 差堪告慰耳. 嚮也猥附還往, 厚蒙閣下盛眷. 體中朝字小之恩, 不以宏集檮昧, 引而教之, 將中外時事, 剖示無蘊. 又黃公所贈『策略』一通, 代爲籌畫, 靡不用極, 謹已一一歸稟, 敝廷莫不感誦大德, 異聲同歎. 現衆論雖未可曰:“通悟”, 殊不比往時矣. 然敝邦規模, 自來拙澁. 況又憂虞傾動, 臨事茫然, 計不知所出. 玆敢飛函仰告, 幸憐其愚, 而鑒其誠, 重賜之大誨焉, 則敝廷奉如蓍蔡, 用以稽疑, 獲受終始之惠矣. 惟閣下裁之. 言短意長, 不能悉暴, 統希勻照.
小邦今與日本開港通商. 然小邦素昧商規, 恐被欺壓. 上下胥願儻邀上國商人來會開港諸處, 互相交易, 情志旣孚, 依賴必大云. 而又有黃參贊『策略』, 卽“奏請推廣鳳凰廳貿易, 令華商乘船來開港各口通商, 以防日人壟斷”之句語. 此論恐未知如何, 伏候亮教, 具咨仰請. 而措詞主何妥當乎, 並望訓示. 敢問小邦他日有不得已與各國相交之際, 自主自強, 利權在我, 不爲他要挾, 且不失先后早晚之策. 小邦釜山元山兩港定稅, 旣蒙大人訓示, 敢不卽速議定. 第伊言非全權委員, 不可舉擬. 若值全權之來議, 值百抽幾, 當恪遵指津, 隨機圖之. 北洋咨式似依禮部咨式書呈, 而內書北洋督署大臣, 外書一體繕寫, 恐未知如何? 各國修好立約通商章程、稅則·稅額條款、稅關設官凡例, 伏想已有印行文字, 願蒙賜下各一件, 謹當帶回援照. 伏見禮部咨示中有“委員、弁兵, 學徒、通事人等, 北洋大臣衙門給發空白憑票, 交該國按名填給”之語. 空白憑票許令此次帶回, 以爲隨用之地. 伏望學習人徒來往, 旣蒙“徑從海道, 自更便捷”之教. 恐是賃乘汽船吉利涉海, 當自何處賃船, 可以無礙, 亦蒙公文, 不致盤詰. 小邦船舶本無旗標, 今將議造. 而黃參贊有奏請襲用中國龍旗之論. 敢問中國船上旗身畫樣, 而小邦則用某色某畫是否有當乎?
卑職未渡鴨綠, 聞日本使花房義質賫其國書而來. 敝朝以爲條約中曾有我禮曹與伊外務省書契往來而已, 無國書往來之規, 今何遽變條約乎? 以此難之. 彼云見陞辨理公使, 不可持外務書契, 且各國皆有國書, 然后益加親睦, 力懇不已. 國王特念隣誼, 親臨便殿, 召接彼使而受之. 書辭“敬白”等句, 頗恭非慢. 至若皇帝字、朕字, 極涉礙眼, 上下俱爲不安. 且書中所請駐紮, 最難應從. 彼言仁川開港, 亦不可輕許. 廷議仁川開港強許, 以遷就幾年. 駐紮則欲仁川事彌縫, 然彼之從否, 姑未可知. 國書不可不答, 而稱他曰:‘帝’, 實所不願. 至於自稱, 又無援照, 往復之際, 如何選措, 庶不失國體而免笑於各國乎? 彼之意望又在專價修答, 非徒事力不敷, 隨請隨行, 豈不損弱乎? 大人旣垂厚念, 視均一室. 故玆敢謄上彼之國書與口奏, 伏乞俯鑑, 指示良策, 使我東藩得以固圉全安焉.
 
별지 : 부건 1의 부건(附件一之附件):日本國書의 漢譯文(日本國書漢譯文)
 
2-(3). 「日本國書譯漢文」
大日本國大皇帝敬白大朝鮮大王:
曩爲敦兩國交誼, 商當行事務, 簡派代理公使花房義質. 義質往來貴國, 已有年所, 能賛兩國之好. 朕器重之, 乃陞任辨理公使, 駐紮貴國京城, 以掌辦交涉事宜. 義質爲人志篤精敏, 黽勉從事, 朕克知其堪任. 冀大王幸垂寵眷, 時賜謁見, 朕之所命陳述, 善爲聽納, 以盡其職. 玆祈大王多福.

神武天皇卽位紀元二千五百四十年, 明治十三年十一月八日
東京宮中親署名鈐璽, 睦仁.
奉敕外務卿正四位勲一等井上馨外封國書
 
별지 : 부건 1의 부건(附件一之附件):花房義質이 國書를 직접 올린 다음의 발언 초록(花房義質面進國書后致詞謄本)
 
2-(4). 「花房義質面進國書后致詞」謄本
使臣花房義質敬面奏:
金石之約久彌堅, 乃創置駐留使員. 玆捧國書謹進呈, 更期親睦永延. 並頌寳祚無疆.
 
별지 : 부건 1의 부건(附件一之附件):何如璋이 花房義質에게 넘겨 金宏集에게 보내는 서신(何侍講交花房義質致金宏集書)
 
2-(5). 「何侍講交花房義質致修信使金宏集書」
道園先生閣下:
前者旋卽東來, 藉聞讜論, 瀕行執事復殷殷相期各努力報國, 稍補時艱. 『詩』不云乎?:“中心藏之, 何日忘之?” 仰藉王靈, 海路無恙, 安抵漢城, 至以爲慰. 往臺從之來日本, 以輔車之勢, 唇齒相依, 自張旜入境, 凡供張、飲食皆有加禮, 悉出至情. 玆花房公使前來貴國, 所望推誠相待, 使彼此交際日益協洽爲禱. 寒氣日逼, 寄因北風速惠德音, 榛苓西望. 不盡願言.
十月二十日.
 
별지 : 조선 委員李容肅과의 『問答節略』(與朝鮮委員李容肅『問答節略』)
 
3. 「與朝鮮委員李容肅問對節略』」
朝鮮委員李容肅對, 鴻臚寺出身, 陞任郎中, 曾經中樞府知事, 見無所帶職名.
[李鴻章]問:“由科甲出身否?”
李對:“中漢文科.”
問:“貴國科名亦有舉人進士翰林否?”
李對:“有進士科文科.”
問:“足下此來專爲赴津請示, 抑兼辦貢差. 另有貢使何人?”
李對:“卑職此來專爲奉辦武備學習事, 而順差於貢使行中. 正使任應準, 副使鄭稷朝書狀官洪鐘永.”
問:“從前屢次來京係爲何事? 往日本又爲何事?”
李對:“或差貢行, 或賫咨之行. 兩次赴日本, 隨修信使之行.”
問:“金宏集自日本回后, 又派何人赴倭, 晤中國何公使, 究爲何事?”
李對:“去年金宏集回后, 無派送人. 金宏集去時, 因國命同往拜何公使.”
問:“我接何公使去年十月來書, 云貴國派有人去賫閲『廷議節略』.”
李對:“呈鑑黃遵憲策畧』, 卽去年金宏集帶來.”
問:“黃參贊『策略』係交金宏集帶回. 嗣后又有人往日本, 將貴國廷議漸有回悟大略告知閣下知其人否?”
李對:“金宏集回還后, 有送何公使書, 畧言敝廷議而已. 嗣后更無送人送書之處. 然卑職起身以后事, 未得聞知, 不敢仰對其有無.”
問:“你看以后若有西洋各國, 派使往朝鮮商議結約, 當無拒絕否? 我斷不肯爲西洋作説客. 但慮貴國再三堅拒, 或釀釁端.”
李對:“寡君之意已屬於此, 廷臣亦有回悟者, 若有美意來請, 恐不當如前堅拒.”
問:“日本花房義質見在王京, 貴國如何款待, 亦適館授餐否?”
李對:“今此款待之節, 雖未獲聞, 前此已爲優待, 今亦如前優待.”
問:“如何優待之處, 詳細告之?”
李對:“住館務要干淨華麗, 伺候人等亦加操飭, 委派二品官住偏近處, 隨事周察. 寡君種種遣官問其安否, 時或餽饌. 而小邦貧乏自如, 不敢以恰滿其心仰對.”
問:“聞金使等在東京, 日人款待至周. 花房之蒞王京, 自應有以酬之. 嗣后若常住京, 或西國有公使至各口岸, 向例皆只派員應接, 似無須代備公館夥食, 以免煩費.”
李對:“謹當一一歸告敝廷, 以爲恪遵訓教.”
問:“貴國弁兵派人來津學操否. 卞元圭帶去洋槍已試驗否. 較舊用鳥槍若何?”
李對:“弁兵派送學操, 係是遵咨舉行之事. 而小邦仰藉累百年黃靈無外侮, 自致恬嬉, 軍額多虛, 事力亦多不敷, 故今方以此逡巡. 若蒙終始輸念, 稍俟紓力, 更請來操, 伏未知如何? 卞元圭帶去洋槍, 當抵達於卑職離發后, 未聞已試與否.”
問:“稔知琉球平日無兵無器, 故日本唾手得之. 貴國軍額旣虛, 器械不利, 日本現與通商, 必多輕視. 若再與他國結約, 易啓窺伺. 是擴充源, 脩整武備, 最爲要政.”
李對:“訓下詞旨, 亦當詳細歸告於敝廷.”
問:“國用每歲約若干. 稅入若干.”
李對:“國稅每歲所入, 以銅錢計之僅爲五百萬吊. 所用之外, 別無羨餘. 每萬僅合中國制錢一千文.”
問:“稅入太少, 無怪如此艱難. 若與各國開口通商, 重立稅則, 歲入必可倍加. 無政事則財用不足, 無財不足以養人. 歸告執政, 須亟變計.”
李對:“謹遵命.”
問:“日本來朝鮮貿易用銀錢否.”
李對:“每以物換易, 而小邦人或給銅錢, 亦受之, 以爲他日貿資.”
問:“用銀及買賣銀兩之禁, 須設法速開, 庶便於流通.”
李對:“謹又歸告.”
問:“帶來冊子係朝廷意旨, 抑執政大臣之意.”
李對:“寡君之意, 執政亦已知悉.”
問:“我已將所詢事件逐條酌覆, 並給空白憑票十紙. 又派員代擬朝鮮與各國通商章程, 屆時自行參酌妥辦. 然取益防損之大要, 固不出此.”
李對:“蒙賜酌覆及憑票十張, 謹並帶歸呈告國王. 代擬通商章程, 一時詳告呈納.”
問:“橘山予告后尚預聞朝政否. 現年歲何. 精力健否.”
李對:“橘山休退后不預國事, 而有詢咨, 不敢不遵. 今年六十七, 精力尚好.”
問:“玆有覆書, 望帶交. 何日由津起程? 回國后, 國王及執政大臣, 均代道意.”
李對:“下覆書函, 謹當帶回面呈. 起程伏計來月初二日發向北京, 一同貢使歸國. 下教道意, 亦謹奉遵.”
光緒七年正月二十八日
 
별지 : 조선 原任太師李裕元으로부터 온 서신 및 禮單(朝鮮原任太師李裕元來函, 附禮單)
 
4. 照錄「朝鮮原任太師李裕元來函」
文華殿大學士、直隸總督、肅毅伯爺爵前:
本年冬至月初伏奉下答書, 乃九月二十八日出卞元圭賫來者也. 伏維爵前威惠日隆, 天下仰望. 而小邦偏蒙厚眷, 有舉必顧, 有呼必應. 雖難從難副之事, 上達天陛, 下收廷議, 有若家人之愛護, 尊師之教導. 軍情至慎也. 而一質而開牖, 局勢莫測也, 而屢運而代籌, 孰不慕德廣河海, 量恢山藪? 而小邦之大小倚靠, 非比尋常. 不爲遠交, 而爵前之彈壓愈重, 不爲近攻, 而爵前之維持斯在. 然則何待乎層溟以外之國, 何憂乎隔江至逼之敵也哉!
料以爵前曲念, 則如鯫生之賤, 久不遐棄, 如賫官之微, 猶賜容接, 推以知爵前之於小邦視同骨肉, 費其心膂, 實由小生託契下風, 貽憂彌大, 罪悚之至, 無望厚贖. 但所欽誦者, 國王深感德意, 命小生恭作復函, 下寄禮物二十四種, 亦爲收納, 與榮之忱, 曷有其極? 至於入學事, 不圖若是之順成, 固當不留晷刻, 而辦備之間自致月日, 非漫也, 實事勢然也, 容俟更白. 惟冀惠念之終始統垂也.
伏請鈞體度對時萬康. 小生蒙恩休致, 永歸鄉裏, 從此棲息有暇, 感鏤腑肺, 無以形達. 玆因貢使修緘, 敢呈肅毅伯爵前.
嘉梧退生李裕元再拜
庚辰十一月十一日

禮單:
論語』一帙, 『孟子』一帙, 『中庸』一帙, 『大學』一帙, 『詩傳』一帙, 『書傳』一帙, 『周易』一帙, 『春秋』一帙, 頂上山參四本, 鹿茸二對, 上上製山稏淸新元一百丸, 苔紙二十卷計:十二種
 
별지 : 조선 原任太師李裕元에게 보내는 답신(覆朝鮮致任太師李裕元函)
 
5. 照錄「復朝鮮致仕太師李裕元函」
橘山尊兄太師閣下:
頃李君容肅到津, 接展客冬十一月十一日惠書. 過承獎飾, 祗增漸恧. 嘉貺十二種, 情文稠壘, 籍尤潔緻精良, 琳琅滿目, 拜登之餘, 愧謝無已. 比諗道履康愉, 林泉養望, 遠猷入告, 宏濟時難, 至爲企頌.
貴國爲中土東方藩蔽, 唇齒相依已數百年. 邇者西洋各國航海東來, 地球大勢爲之一變. 吾輩不幸值此時局, 必創非常之原, 然后可以禦非常之變. 客歲貴國王深惟大計, 以講戎執[?]械爲兢兢. 鄙人以爲當務之急, 欣慰實深. 因是不分畛域, 亟思竭力襄助. 甚願貴國振興武備, 風氣日開, 庶有以禦外侮而固東陲. 前與卞君議定各條, 原不拘定成數, 亦不限以歲月, 在貴國量力行之, 積久冀有成效. 李君容肅攜來另冊, 所詢八事已逐條答覆, 自必藉邀鑒詧. 至論貴國目前形勢, 雖不必近攻, 而不可不遠交. 我中國駐倭參贊黃遵憲所擬貴國『策略』一本, 想已早達臺覽. 此策揆時度勢, 實爲貴國固圉之圖, 亦卽異日富強之本. 執事老成謀國, 識略閎通, 尚望蠲拘墟之成見, 擴久遠之宏規. 貴國王及執政大臣, 僕尚未通書, 不便貿然相聒. 惟執事千裏神交, 相契已非一日. 故不憚煩數之嫌, 再三瀆告, 諒高明當鑒其苦衷也. 刻下與俄合約雖成, 而俄之重兵久駐東瀛, 貴國東北海口多與毘連, 靜念輔車, 隱憂何極.
李君往返匆促, 未及具不腆之物. 一報雅貺, 姑待來日. 歉念無似. 貴國王及執政大臣, 希爲代致拳. 春寒惟千萬珍重. 書不盡意.
辛巳正月二十八日.
 
별지 : (조선을) 대신하여 기초한 조선과 각국 사이의 통상조약(代擬朝鮮與各國通商約章)
 
6. 「代擬朝鮮與各國通商約章」(代擬朝鮮與各國通商約章節略, 道員馬建忠擬呈)
朝鮮與[某]國共訂和好通商條約, 朝鮮國與[某]國敦崇和好, 惠顧商民. 各派全權大臣某, 將所奉議約之諭較閲后, 議定條款, 臚列於左:
第一款. 朝鮮國與[某]國兩國民人永存和好, 永敦友誼. 彼此得往約內准開口岸僑居. 各獲保護身家財產, 並一體與別國人民同享利益.
第二款. 此次立約通好, [某]國可派一總領事於某口駐劄, 其餘通商各口可派領事料理. 本國商民遇有交涉重大事件不能就近妥商者, 可由該總領事詳達其駐劄中國北京之公使設法籌辦. 惟所派領事官必須正直官員, 不得以商人兼充, 亦不得兼作貿易. 凡在任內與地方官俱以平行之禮相見. 所獲種種恩施, 與待最優之國領事官無異.
第三款. 朝鮮國現將某某口定爲通商口岸, 准某國商民前往貿易. 開口之先, 須由兩國另派官員, 勘定口岸某處爲該商民寄居界地, 有違約出界者, 卽由本地官拏交就近領事官懲戒. 其界地仍屬本國版宇, 該商民止能納價租用, 得視同永業. 至租界內管轄地方之事, 仍歸本地官辦理.
第四款. 凡某某國官員、商民在某某口通商駐劄, 僱請各色人等勷執分內工藝, 本地方官不得借端阻抑. 惟各色人等遇犯本國例禁, 僱主亦不得庇匿, 致礙本地官照例拏究.
第五款. 凡通商口岸, 某國兵·商船隻皆可駛入買取食物、薪煤、甜水, 以及修理船身, 毫無阻礙. 惟兵船進·出口, 無庸輸納稅鈔. 至未開通上口岸, 除遭風外, 無論兵·商船隻, 不得駛往, 違者截留罰辦.
第六款. 凡某國商民在通商口岸貿易, 進·出貨物均應納稅. 惟各色貨物銷滯不得預知, 稅則亦難預定. 玆擬於各色進口貨估價值百抽十, 出口貨估價值百抽五, 一切自用食物未滿十件者, 概行豁徵. 惟鴉片不准販賣絲毫, 違者, 充公議罰. 每船進口須納鈔稅, 每噸約銀五錢, 每季抽納一次. 商船進·出口之程, 與商民在通商口岸開行棧之則例, 皆於開口時由兩國派員會商妥定.
第七款. 凡在通商口岸, 兩國人民遇有交涉財產及各罪案, 俱由被告所屬官原審斷, 各照本國律例定罪. 惟竊盜、逋欠等案, 兩國官員祗能拏追, 不能代償. 儻案內原告有來[不?]甘服者, 應聽其所屬官員照會被告所署官員復訊, 以昭公允.
第八款. 此次初開口岸, 一切稅務交涉事件, 均屬試行未定. 兩國祗應查照約內所有者辦理. 從開口之日起, 五年后再行酌量更改, 以期因制宜, 俾兩國人民有益無損.
第九款. 此次所定條約, 係用中國文、朝鮮文、某國文各四紙, 業經公同譯校各相符合, 毫無訛誤. 如有彼此不明之處, 除用本國文字外, 專以中國文爲正.
第十款. 今將以上議定條約, 由兩國所派全權大臣先行畫押蓋印, 用昭憑信. 一俟兩國國主批准后, 彼此約定一處互換, 然后刊刻通行, 使兩國官民鹹知遵守.
 
별지 : 北洋大臣이 조선이 자문한 사안에 대해 각각 답변한 내용(北洋大臣酌覆朝鮮詢問各條)
 
7. 「酌覆朝鮮詢問各條」(正月二十八日)
[(金宏集)問]:“小邦今與日本開港通商. 然小邦素昧商規, 恐被欺壓. 上下胥願儻邀上國商人來會開港諸處, 互相交易, 情志旣孚, 依賴必大云. 而又有黃參贊『策畧』, 卽‘奏請推廣鳳凰廳貿易, 令華商乘船來開港各口通商, 以防日人壟斷’之句語. 此論恐未知如何. 伏候亮教, 具咨仰請. 而措詞主何妥當乎? 並望訓示.”
[(李鴻章)答]:“朝鮮向無海道貿易之例. 現旣擬與外國通商, 則華商前往貿易亦所不禁. 至於黃參贊『策畧』防日人壟斷, 將來如願華商前往貿易, 應由國王將寔在情形咨請核奏辦理.”
[問]:“敢問小邦他日有不得已與各國相交之際, 自主自強, 利權在我, 不爲他要挾, 且不失先后早晚之策.”
[答]:“此條已於上年九月二十二日曾與賫奏官卞元圭詳晰言之, 當必於回國時面陳. 總宜先事預防, 自主之權操之在我. 玆有馬道臺所擬『與外洋通商約章節畧』一冊, 交付帶回, 以資採擇.”
[問]:“小邦釜山元山兩港定稅, 旣蒙大人訓示, 敢不卽速議定. 第伊言非全權委任, 不可舉擬. 若值全權之來議, 值百抽幾, 當恪遵指津, 隨機圖之. 各國修好立約通商章程、稅則·[稅]額條款、稅關設官凡例, 伏想已有印行文字, 願蒙賜下各一件, 謹當帶回援.”
[答]:“釜山元山兩港定稅, 宜貴[由?]國委員予以議稅全權字樣[爲]據, 俾與彼國使臣互換觀看, 以資取信. 此乃各國遣使議事之通例也. 至稅則值百抽幾, 不必援中國所定通商稅則爲例. 緣前者中國於外國情形尚未深知, 僅爲體恤商民而設, 進·出口各貨皆係值百抽五. 若運入內地, 再抽二五子口稅, 其實未可執一而論. 上年亦面告賫咨官卞元圭矣. 若外洋抽稅, 皆視貨物之暢滯, 以定稅則之多寡, 竟有值百抽三十以至值百抽百者. 若以各物統扯論之, 大約不在值百抽十五以下. 今朝鮮國擬與外洋通商, 儻各貨暢滯未能預知, 則值百抽幾亦難預定, 不若定一試辦統例, 進口貨估價值百抽十, 出口貨估價值百抽五. 至食用等物數滿十件者, 亦照則抽稅. 如此試行三五年, 貨物之暢滯可知, 卽則例之多寡可定. 然后與外洋各國重定稅則, 洋人決無不從之理. 蓋和約與商約有異. 在我不背和約, 決無開釁之端. 在我欲修商約, 斷無興戎之舉. 不然甌洲瑞士比利時蕞爾彈丸, 介於諸大國之間, 將商約不修, 稅則不[不?]加, 國不足爲國矣. 至中國各口稅關, 或設監督專管, 或飭巡道兼管. 從前初開通商口岸, 華人罕諳洋文、洋語, 收稅事件僱用洋人司理, 仍歸監督、巡道節制. 今朝鮮擬與各國通商, 日本窺知朝鮮未諳西洋語言、文字及稅務事宜, 難保不以管稅一職自薦充當. 但日本、朝鮮僅隔一水, 往來商貨必多. 且聞通商五年尚未收稅, 喫虧已甚, 儻僱日人司理稅務, 尤恐滋弊. 祗有暫僱西人之明白稅務兼通漢文者, 令其隨同朝鮮所派管關官員料理收稅, 較爲妥當. 並一面速選聰穎子弟, 從所僱西人學習語言、文字、稅務事宜, 學成之后, 自無容再用西人矣. 日本初與各國通商, 於暫僱西人料理稅務兼司教習一節, 辦理甚妥. 是以該國現在稅務辭退西人, 已能自行管理. 玆將中國所有通商章程、稅則、稅額條款, 飭津海關道檢交該員帶回, 以資考證.”
[問]:“北洋咨式似依禮部咨式書呈. 而內書‘北洋督署大臣,’ 外書一體繕寫, 恐未知如何?”
[答]:“北洋咨式應咨禮部相同. 外銜稱應書‘欽差北洋通商大臣衙門’字樣.”
[問]:“伏見禮部咨示中有‘委員、弁兵、學徒、通事人等, 由北洋大臣衙門給發空白憑票, 交該國按名填給’之語. 空白憑票許令此次帶回, 以爲隨用之地.”
[答]:“據關道等面詢稱:‘係先派學藝人來,’ 業由該道等詳請給發憑票十張, 交該員具領帶回呈收. 如學藝人分起前來, 應按每起填用一張交管領之員執持, 以憑查驗. 學習人徒來往, 旣蒙徑從海道自便捷之教. 恐是賃乘汽船吉利涉海, 當自何處賃船, 可以無礙, 亦蒙公文, 不致盤詰. 據關道等面詢稱:‘由朝鮮進鳳凰廳邊門計程一千一百餘裏, 再到牛莊營口約三百餘裏,’ 卽從營口或附輪船或附帆船來津較爲便捷. 應於進邊門時, 將憑票呈東邊道衙門查驗. 於到營口時, 將憑票呈奉錦山海關道衙門查驗, 均候加戳放行. 若遇有交涉事件, 仍由地方官約束訊斷.”
[問]:“小邦船舶本無旗標, 今將議造. 而黃參贊有奏請襲用中國龍旗之論. 敢問中國船上旗身畫樣, 而小邦則用某色某畫是否有當乎?”
[答]:“凡西國商船旗式, 皆係國主之旗. 因海上往來俾知爲某國船隻. 今貴國王自用之旗, 謂是畫龍方旗, 亦與中國龍旗相仿. 自可以畫龍旗爲國旗, 卽作爲船舶旗標. 應於定用之先, 將龍旗尺寸、顔色、繪具圖式, 咨明本大臣衙門, 以憑核奏咨行.”
[問]:“卑職未渡鴨綠, 聞日本使花房義質賫其國書而來. 敝朝以爲條約中曾有‘禮曹與伊外務省書契往來’而已, 無國書往來之規, 今何遽變條約乎? 以此難之. 彼云:‘見陞辨理公使不可持外務書契, 且各國皆有國書然后益加親睦,’ 力懇不已. 國王特念隣誼, 親臨便殿, 召接彼使而受之. 書辭敬白等句, 頗恭非慢. 至若皇帝字、朕字極涉礙眼, 上下俱爲不安. 且書中所請駐劄, 最難應從. 彼言仁川開港, 亦不可輕許. 廷議仁川開港強許, 以遷就幾年, 駐劄則欲仁川事彌縫. 然彼之從否姑未可知. 國書不可不答, 而稱他曰:‘帝,’ 實所不願. 至於自稱又無援照, 往復之際, 如何撰措, 庶不失國體而免笑於各國乎? 彼之意望又在專價修答, 非徒事力不敷, 隨請隨行, 豈不損弱乎? 大人旣垂厚念, 視均一室. 故玆敢謄上彼之國書與口奏. 伏乞俯鑑指賜良策, 使我東藩得以固圉全安焉.”
[答]:“使臣駐京, 西洋各國皆同. 蓋旣通商, 必有交涉事件. 公使之駐京, 猶之領事之駐口岸. 非此不能遇事互酌, 以聯兩國之誼, 以平兩國之爭, 實有益而無損也. 特東西風氣相殊, 猝議駐京, 鮮不意存顧慮. 中國從前初與西國通商開口時, 情形亦然. 揣度事勢, 旣經立約通商, 斷難始終拒絕. 與其勉從於后日, 似不如慨允於目前. 況日本使臣駐京一節, 查光緒二年貴國與日本立約, 業於第二款載明. 現彼據約而求, 儻不允許, 卽爲背約. 其曲在己, 未免授人以隙. 至仁川一港, 係由海道達王京必由之路. 如已允開, 卽踐守前諾, 似亦無礙. 至所云:‘自稱又無援照, 往復之際, 如何撰措, 庶不失國體而免笑於各國’等語. 玆日本遣使賫奉國書, 將來貴國答以國書, 乃兩國禮尚往來之義. 答書如何措詞, 想貴國自有討論而潤色之者. 至於國書內所稱名號, 歷查西洋各國書籍內所載, 聘問國書譯其稱謂, 本非一律. 如德意志俄羅斯奧斯馬加等國主, 皆有稱爲帝, 意大利日斯巴尼亞瑞典等國主, 皆自稱爲王, 間有譯漢文爲君主及君王者. 英吉利國主男則稱王, 女則稱后, 迨前六年始加印度皇后之號. 如稱王之國, 致書於外洋稱帝之國, 彼此亦各從其本稱, 未嘗以稱帝爲尊, 稱王爲小也. 貴國久受中朝冊封, 如有報答日本之書, 理應仍用封號. 將來傳聞各國, 衡以西洋通例, 當無笑貴國爲失禮者.”
 
이름
李鴻章 , 李容肅 , 李裕元 , 鴻章 , 李裕元 , 鴻章 , 鄭藻如 , 李容肅 , 馬建忠 , 鄭藻如 , 李裕元 , 李容肅 , 李容肅 , 李裕元 , 李容肅 , 李最應 , 金宏集 , 花房義質 , 花房義質 , 義質 , 義質 , 神武天皇 , 睦仁 , 井上馨 , 花房義質 , 花房義質 , 花房義質 , 金宏集 , 道園 , 花房 , 李容肅 , 李容肅 , 李鴻章 , 任應準 , 鄭稷朝 , 洪鐘永 , 金宏集 , 金宏集 , 金宏集 , 黃遵憲 , 金宏集 , 金宏集 , 金宏集 , 花房義質 , 花房 , 卞元圭 , 卞元圭 , 橘山 , 橘山 , 李裕元 , 卞元圭 , 李裕元 , 李裕元 , 橘山 , 容肅 , 容肅 , 黃遵憲 , 馬建忠 , 金宏集 , 李鴻章 , 卞元圭 , 卞元圭 , 花房義質
지명
朝鮮 , 米利堅 , 中國 , 美國 , 中國 , 釜山 , 日本 , 釜山 , 元山 , 中國 , 仁川 , 仁川 , 京城 , 東京 , 漢城 , 日本 , 中國 , 朝鮮 , 王京 , 東京 , 琉球 , 日本 , 朝鮮 , 中國 , 北京 , 朝鮮國 , 日本 , 釜山 , 元山 , 釜山 , 元山 , 中國 , 瑞士 , 比利時蕞爾 , 日本 , 牛莊 , 營口 , 營口 , 東邊道 , 奉錦山 , 海關道 , 中國 , 仁川 , 仁川 , 仁川 , 中國 , 日本 , 仁川 , 德意志 , 俄羅斯 , 奧斯馬加 , 意大利 , 日斯巴尼亞 , 瑞典 , 英吉利國
서명
請示節畧 , 節畧 , 節畧 , 節畧 , 節畧 , 問對節畧 , 節畧 , 策略 , 策略 , 問對節略 , 廷議節略 , 策畧 , 策略 , 論語 , 孟子 , 中庸 , 大學 , 詩傳 , 書傳 , 周易 , 春秋 , 策略 , 代擬朝鮮與各國通商約章 , 代擬朝鮮與各國通商約章 , 策畧 , 策畧 , 與外洋通商約章節畧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