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작성·수신·발신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조선 자문전달관(咨文傳達官)과 한 필담(筆談)에 대한 상주(上奏)와 총리아문(總理衙門)에게 보내는 비밀 자문

조선 자문전달관 卞元圭와의 『筆談節略』을 上奏의 附片으로 올리면서 아울러 總理衙門에 비밀자문으로 알립니다(密咨片奏與朝鮮賫咨官卞元圭筆談節略).

 
  • 발신자北洋大臣李鴻章
  • 수신자總理衙門
  • 날짜1880년 9월 28일 (음) , 1880년 10월 31일
  • 문서번호2-1-1-09 (341, 430b-436b)
九月二十八日, 北洋大臣李鴻章文稱.

竊照本大臣於光緒六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天津行館, 由驛附奏, 與朝鮮賫咨官卞元圭筆談問答節略』, 恭呈禦覽一片, 相應鈔稿密咨. 爲此合咨貴衙門, 謹請查核施行.
 
별지 : 北洋大臣李鴻章의 奏摺과 附片(北洋大臣李鴻章奏片)
 
1. 照錄「片稿」:
再, 朝鮮與西人通商一事, 係其今日謀國要圖. 臣前奏明, 俟覆李裕元函, 仍擬善爲開導, 冀有轉機. 惟李裕元致仕家居, 雖尚得與聞朝政, 而一切謀議、設施, 究由該國君相主持. 此次齎奏官卞元圭, 來津謁見, 臣與筆談良久, 觸類引伸, 俾徐悟保邦之大計. 卽臣上年七月致李裕元一函, 彼亦知爲忠告, 因與開誠布公, 迎機善導, 剴切而詳示之. 聞朝鮮日本通商數年, 尚未收稅, 彼並不知稅額重輕. 臣告以西洋各國通例, 令勿爲日本所蒙, 且知重稅之右裨國計. 朝鮮與法、美有怨, 虞其見侵. 臣告以法、美志在通商, 並無用兵強逼之意, 而俄人則窺伺甚急, 朝鮮東北海口, 與俄接界, 防禦太疎. 臣告以德源永興口, 既准日本開埠, 倘俄人以兵船闖入, 或先禮后兵, 應派員相機接應, 酌允通商議約, 免致動兵后格外喫虧. 朝鮮欲往德源埠築臺置礮, 恐爲日本藉口. 臣告以東西各國通商口, 未有不築礮臺以自防護者, 乃係自主之權. 凡此皆所以破其惑而使之自強, 開其意而使之自悟, 該使臣似聞所未聞, 中心悅服, 一切俟歸報國, 妥爲酌度, 當不至如從前之扞格.
查朝鮮三面環海, 其形勢實當東北洋之衝, 而爲盛京吉林直隸山東數省之屏蔽. 其民人能耐勞苦, 物產亦非甚絀, 五金、煤鐵之礦未經開採. 倘爲俄人佔踞, 與吉林黑龍江, 俄境勢若連雞, 形如拊背, 則我東三省京畿重地, 皆岌岌不能自安, 關係甚重. 日本近與開埠, 陽爲各國先容, 而陰嗾朝鮮堅拒, 其意亦甚叵測. 玆欲杜俄、日之隱謀, 惟有與泰西各國一律通商, 尚可互相牽制. 孑然常存, 然聞見以閲歷而始廣, 風氣由倡導而漸開. 該國於製器、練兵, 既知加意講求, 商務一端, 或終有擴充之望. 謹照錄臣與卞元圭筆談問答節略』, 恭呈禦覽. 除密咨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知照外, 謹附片密陳, 伏乞聖鑒. 謹奏.
 
별지 : 北洋大臣李鴻章과 조선 자문전달관 卞元圭의 『筆談問答』(北洋大臣李鴻章與朝鮮賫咨官卞元圭『筆談問答』)
 
2. 謹將九月二十二日接見朝鮮賫咨官卞元圭筆談問答, 照鈔恭呈禦覽
問:“該國相臣何名?”
卞答:“領議政李最應, 六十六嵗, 今王叔父, 宗親封君, 初爲興寅君.”
問:“議政亦猶中朝之軍機大臣否? 其人中外政務、兵事均洞悉否?”
卞答:“議政卽古之丞相、中書令平章事也. 中外諸務均得與聞.”
問:“與日本通商兩口曾設關否? 嵗增稅項若干?”
卞答:“東萊口已有關, 德源口方設關未完, 稅額尚未一定.”
問:“東萊關口已數年, 何以稅額尚未定. 聞日本輪船常至, 豈能有貨無征?”
卞答:“兩口俱完工程, 行將一併定稅.”
問:“中國初設洋關, 未知西國通例, 按貨值百抽五, 貴國定額, 擬值百抽幾.”
卞答:“此在兩國論定, 廟堂必有成算, 而陪臣位下, 無由預知. 敢問抽幾庶可得中?”
告以泰西各國, 大率入口稅重, 出口稅輕, 土貨出口稅輕, 所以恤吾民生利. 吾無產也, 又分別貨之貴賤、銷之暢滯, 酌定等差, 有每百抽二三十者, 有每百抽十數者, 故歲入較多. 中國初不知此例, 爲西人所蒙, 進·出口概定爲值百抽五. 條約既定, 至今一成不可易. 雖販運內地, 加半稅二五, 然喫虧實多. 貴國甫開通商, 稅額必須加重, 可以自主, 否則各國援例而來, 必有后悔.
卞答:“出入口稅參酌輕重, 實維石畫指教, 敬當據以歸告. 思所以恤吾民利吾產, 仰副德意之萬一.”
問:“吾去年七月, 致李太師密函, 與西國通商. 蓋稔知各國見日本開埠, 必有繼往求索者. 貴國王意須早自定, 若不得已而與各國通商, 重加稅則, 利可在我, 妥定條約, 害亦有限. 不圖貴國衆議不以爲然, 而各國覬覦終無已時, 兵力又恐不能自守, 爲害甚大.”
卞答:“此國之大事, 陪臣雖位下人微, 亦有所聞矣. 非不知前秋密函下示, 備極忠告, 而特因與彼有怨, 未便遽和. 謹將尊教一一歸告.”
問:“所謂與彼有怨, 想指法、美兩國前事而言, 聞法、美尚不欲遽加兵, 但求通商而已. 俄界逼近, 實欲在東海開拓口岸土地, 目下兵船麕集海參崴土們江一帶, 與貴國撃柝相聞, 貴國何以備之? 又聞貴國民人, 在俄界貿易工作者甚多, 彼得藉以偵察虛實. 貴國官府, 向與有文書往來否?”
卞答:“俄之爲虞, 浮於法美, 小邦之北陲, 卽慶興慶源等地, 雖蠢逐末之類, 種種越去, 爲其雇傭, 則偵探虛實, 想亦必然之勢也. 但犯越者爲本國所獲, 法不容貸, 故輙一往不返. 邊民有爭桑之漸, 邊臣或有文書開解云, 非有按例往來.”
問:“德源永興海口, 聞各國艷稱, 形勢險固, 爲東海之最. 俄人有意圖之, 貴國於該口, 有礟臺、兵船否? 吾於此甚爲焦愁[?]. 請以實告.”
卞答:“海口要害, 雖有船礟, 然船是木板, 礟皆舊製, 庸是憧憧. 從前小邦之事, 全仗中堂維持, 今當艱危之秋, 伏願加倍留念. 仰紓重宸東顧之憂, 俯慰褊陬北拱之誠, 無任祈懇願祝之至.”
問:“俄人詭詐異常, 吾曾詢有此意否, 答云無之, 然各國從旁窺探, 謂其實有是謀, 但尚未發動. 明春必須謹防, 若屆時彼之大隊兵船竟回, 貴國須早留意.”
卞答:“武經云, 知彼知己, 百戰不殆, 所以寡君憂深虜遠, 另加偵刺. 來咨有強鄰窺覘之語, 卽謂此事也. 苟非中堂視均一室, 誰肯明教而代籌其將來耶? 伏乞連加詢探, 而亦或有鎮壓、排解之道, 更願隨機方便, 保無他患, 千萬至祝. 固知早蒙關垂, 無待陪臣縷白, 然情窮勢迫, 安得不屑瀆乎? 庶可原其心而宥其罪矣.”
問:“鄙意永興口既准日本通商, 倘俄人遽以兵船闖入, 或先禮后兵, 貴國須派委員與之接應, 相機酌允通商, 議約如何議法, 權仍在己, 此卽排解之道. 若待動兵后議約, 喫虧甚矣.”
卞答:“敬當一一歸告. 而鎮壓之要在乎中堂, 伏願特垂終始之惠焉. 小邦鹹鏡道卽國祖康獻王肇基之地也, 四世仙寢於是乎安, 且五金之類於是乎產. 其民勇而無謀, 習於騎射, 堪稱北方之剛. 惟是德源元山爲陸海咽喉, 所以小邦多年靳持, 究竟萬不獲已, 而許其開埠矣. 倘或有事於此地, 則鹹鏡一道非我之有, 何則? 扼其喉, 則呼吸豈能通乎? 握管焦心, 不知所裁.”
告以中國陸軍尚可自立, 水師仿造兵輪船多隻, 僅能自護口岸, 剿辦土寇, 或與他小邦角勝. 若俄水軍強盛, 目下吾力尚未足與馳逐大洋, 其勢實未便遠顧東海, 卽未敢云鎮壓貴土永興一帶也. 俟數年后鐵甲快船稍備, 鄙意令其出巡, 偶泊貴國海東各口, 聊作聲援. 蓋本大臣北洋轄境, 與貴邦海岸毗連, 誼若一家, 本無畛域, 現今力量萬難兼營. 若俄意不測, 貴國委蛇待之, 羈縻勿絕, 亟圖練兵、製器、自強之策, 猶可爲善國也. 泰西通例, 公法無無故稱兵奪人土地者. 若堅拒固閉, 彼得有詞, 不可不熟慮之.
卞答:“先禮后兵, 先兵后禮, 固當商敵爲資, 未可預料. 而德源埠頭之役, 已自春間經始矣, 今忽添築礟臺, 多排大砲, 則日本之人必將藉爲口實, 若束手坐待, 尤非禦侮之策. 伏乞明賜指教, 俾有率從, 千萬祈墾.”
告以東西各國通商口, 未有不堅築砲臺, 以自防護者, 日本似不能藉口. 果相詰問, 答以此係我國自主, 萬國通例, 但須約束弁兵, 不得滋事耳.
卞答:“謹承明教, 辭旨鄭重, 披露無隱, 忝在下風, 曷任感激. 數年之后, 轄境巡泊, 威聲所被, 想足震懾, 而目下憂虞, 靡所止屆. 寡君智勇仁明, 諒有以善后, 而陪臣漆室之見, 自不免憧憧. 竊有隣邦滋惑之事. 琉國爲日本侵奪, 卽公法所不許也, 天下各國, 其將公議而興亡繼絕乎?”
告以日本之於琉球, 自謂前明中葉, 卽爲藩屬, 併球后, 以新聞紙徧告各國, 各亦輕信之. 公法乃泰西所訂, 東土未必照行. 但各國通商公共之口, 一國不能獨佔, 佔之則必羣起而爭. 故去秋密商貴國, 酌允各大國通商, 亦慮俄、日之將有事於朝鮮也.
卞答:“無論钜細, 歸候寡君斟酌.”
問:“貴國所求派人學習製器、練兵各事, 業令諸位道臺, 與之妥議數日, 昨呈略摺大端, 已甚詳晰. 貴官能遵允否?”
卞答:“此事係前古所未行, 素意所不盡, 乃敢咨請者. 仰恃大朝之於小邦有籲必從,無願不遂之德意, 亦維我中堂眷芘之惠澤. 如有所教, 敢不奉遵?”
告以玆有『節略草槁』一本, 望揭回細閲, 條議具復, 或有疑難, 再與諸道酌商轉稟.
卞答:“各條周密精核, 無庸更議. 若有事時, 乞從海道往來, 前布告於諸位道員, 諒蒙鑑燭.”
告以朝貢信使來往, 必須恪遵成憲, 此係破例之舉. 若徑從海道, 自更便捷, 仍令諸道會商妥議章程、凴票等事, 呈候具奏請旨定奪.
卞答:“陪臣前日仰請, 本自如此, 而不必今日、明日, 隨便裁處, 惟圖濟事.”
 
이름
李鴻章 , 卞元圭 , 李裕元 , 李裕元 , 卞元圭 , 李裕元 , 卞元圭 , 卞元圭 , 李最應 , 興寅君 , 康獻王
지명
天津 , 朝鮮 , 朝鮮 , 日本 , 日本 , 朝鮮 , 朝鮮 , 德源 , 永興 , 日本 , 朝鮮 , 德源 , 盛京 , 吉林 , 直隸 , 山東 , 吉林 , 黑龍江 , 東三省 , 京畿 , 日本 , 朝鮮 , 東萊 , 德源 , 東萊 , 中國 , 中國 , 東海 , 海參崴 , 土們江 , 慶興 , 慶源 , 德源 , 永興 , 永興口 , 鹹鏡道 , 德源 , 元山 , 鹹鏡 , 中國 , 永興 , 德源 , 日本 , 我國 , 琉國 , 日本 , 琉球 , 朝鮮
서명
筆談問答節略 , 筆談問答節略 , 武經 , 節略草槁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