동북아역사넷

상세검색 공유하기 모바일 메뉴 검색 공유
닫기

상세검색

닫기
기사명
자료명
작성·수신·발신
본문
사료라이브러리 열기
  • 글씨크게
  • 글씨작게
  • 프린트
  • 텍스트
  • 오류신고

조선에게 서양 각국과 조약을 맺어 통상할 것을 권하는 이홍장(李鴻章)의 문서

1. 이미 諭旨에 따라 서양 각국과 조약을 맺고 통상할 것을 조선에 비밀리에 권유하였습니다(一. 已遵旨密勸朝鮮與西洋各國立約通). 2. 중국과 러시아 사이의 伊犁회수, 국경 설정과 통상에 관한 각 조항의 득실에 대한 분석(二. 分析中俄收交伊犁、分界、通商各款得失).

 
  • 발신자北洋大臣李鴻章
  • 수신자總理衙門
  • 날짜1879년 7월 13일 (음) , 1879년 8월 30일
  • 문서번호2-1-1-04 (309, 363a-371b)
七月十三日, 北洋大臣李鴻章函稱:

昨奉七月初五日五百三十八號鈞函, 並摘錄雨生疏論朝鮮一段. 此事於前一日欽奉寄諭, 密令查照雨生所陳各節, 轉致朝鮮, 並抄鈞署原片給閲. 仰見䂓畫深遠, 愼固藩籬, 曷任欽佩. 朝鮮近與日本交涉, 屢有違言, 其於西洋各國深閉固拒, 不稍變通. 觀其累次拘禁教士, 則成未融, 已有概見. 日本恃其詐力, 囂然不靖, 琉球既爲所廢, 朝鮮有厝火積薪之勢. 西洋各國又將環視而起, 自不能不爲借箸代籌. 彼國舊相李裕元, 老成宿望, 亦頗曉暢時勢. 聞其曾與述堂侍郎等密商和戰兩策, 似識略較勝於儕輩. 現已遵旨, 寓書密爲勸導, 如能設法轉圖, 冀於大局有裨, 未知果肯聽從否. 將來卽朝鮮允與立約, 似未便徑告西人, 尙須稍作曲折, 俾西人勿萌奢望, 而朝鮮易於遵辦, 敬希酌裁. 敝處與李裕元覆信, 向交永平府遊守, 俟其貢使攜去. 玆因關係緊要, 已加封遞至盛京, 請歧子惠將軍妥速轉遞矣. 謹將來信函稿抄呈鈞覽, 除卽繕疏覆奏外, 專肅密覆, 敬頌鈞祺.
再, 奉七月初五日密函. 以地山星使現議交收伊犁、分界、通商各事, 並鈞示改定『陸路通商章程』七十款. 鴻章詳細尋繹, 兵費、商卹共約合銀二百七十五萬兩, 尙爲近情. 其分界一節, 若如原議, 將伊犁南界挖去數百裏, 通南八城之路亦包在內, 誠如鈞示, 勢成孤注, 將來何以爲守? 地山接電信后, 當另行妥議. 至通商一事, 既准嘉峪添口, 其勢必由蘭州西安直達漢口. 惜未聲明“只准由陸路行走, 不得由水路繞越”字樣. 蓋由漢口陸運至嘉峪數千裏, 腳費甚钜. 俄商意在買茶, 恐不及由江海輪船運津腳價之便宜. 若由漢口河而上至漢中較爲減省. 原單內添出“或由漢中行走”, 其注意似亦在水路也. 然第三款、第八款、第十款, 皆聲明“沿途抽換、私賣、逃稅等弊分別罰辦.” 如果沿途不得銷售, 則於無限制之中稍有限制. 至北路除恰克圖外, 添由尼布楚科布多、歸化城運貨往天津, 仍統歸進張家口, 似亦稍有收束. 聞科布多、烏裏雅蘇臺各城, 平時常有俄商往來貿易, 卽內外蒙各部落, 俄商由恰克圖來者, 久已隨地販運, 無從禁阻, 此次明白定章, 尙非從新添出. 揣地山之意, 似於內地略設禁防, 而於西北口外多所通融, 恐非此不足饜俄人之欲, 將來流弊固不能免, 尊意新立章程, 須俟定議交收后, 奉有禦筆批准, 方准開辦, 暫留退步, 以俟酌商, 洵爲老謀深算. 惟地山曾奉便宜行事之旨, 如果伊犁業經交收, 凡分界、通商各事, 皆因退出伊犁, 一齊商允. 原有舉辦不分先后之說, 倘有中變, 俄人或不能無詞, 尙祈相機審愼圖之. 昨接使俄隨員來信, 地山擬於夏間由陸路啓行回國, 未知礭否. 又美國格首領前信已經鈔呈, 敝處旋具覆函, 附及金山華工之事. 謹再鈔奉電覽.
 
별지 : 조선 原任太師李裕元이 北洋大臣李鴻章에게 보낸 서신(朝鮮原任太師李裕元致北洋大臣李鴻章函)
 
照錄淸摺:

1. 照錄「朝鮮原任太師李裕元來函」
李中堂伯爺爵前:
本年十月年貢使去, 畧修起居之禮, 尋當自永平府查呈. 而卽於別使之還, 伏奉去年上書答教, 本年九月初四日出也. 備承鈞體對時保重, 兼領下賜十六種, 件件煇映, 在在情曲, 已極感激. 何圖邊務之算, 至及於海外偏邦, 遠引漢、唐故事, 近劈洋、倭情實, 若是之詳確乎? 開之以茅塞, 誨之以牖約, 其在依仰之地, 銘鏤肺腑, 去益難諼. 英人稱以漂活之恩, 間到萊府, 願見官員. 俄人種種剽去, 北陲居民私相奸和, 終難禁制. 日本非不講和, 喜慍無常, 或贈礮器, 或資書籍, 言或由中, 然少不如意, 易致葛藤. 向日因總理衙門咨文, 洋學教人解送之后, 又以此事有日本書契, 而奉遵上國指揮已爲解送之意, 有所回答, 尋有花房義質之書, 以上國二字之擡頭標出, 其說不敬, 極爲駭惋. 小邦之於上國爲屬國, 天下之所知也. 丙子爵前嚴斥森有禮時, 有小邦受歷之教, 則渠豈不知此箇義理, 而肆然發此等之語耶? 又以德源開港事, 遣辭噴薄, 不可與之較拏, 畧加曉諭, 責其局見, 已有咨文呈納, 伏想卽經鈞鑒. 而德源元山, 彼必欲圖占, 不知何意, 今於爵前下書, 始乃覺得. 而其許否, 當博採衆議. 大抵俄、洋事狀, 日本情形, 若非下布之纎悉, 漠然尙在暗室中矣. 無論何方何人何事, 如有走愬之端, 則惟冀鎭壓之澤, 此豈小生一人之喁望, 乃舉國齊聲之祝. 萊館開港后, 自今年出稅於土人矣. 彼國公使花房義質, 因此到萊海, 謂以非年次, 恐喝之語, 無所不至. 此則猶可濶狹, 故更爲展限, 而彼使還歸時, 其書不恭, 且有貿易失利賠償等説, 未知春間有何事端矣. 玆因欽差言旋, 憑遊太守轉白, 不能伸下情. 萬萬悚悵, 萬萬壞禮. 不備.
敬呈文華殿大學士直隸總督肅毅伯爵前.
朝鮮原任太師李裕元頓首再拜.
戊寅十二月十五日發.
己卯二月十二日到.
 
별지 : 北洋大臣李鴻章이 조선 原任太師李裕元에게 보낸 서신(北洋大臣李鴻章致朝鮮原任太師李裕元函)
 
2. 照錄「復朝鮮原任太師李裕元函稿」
橘山尊兄太師閣下:
正月杪裁復寸函, 旋於二月間接到客臘望日惠書. 反覆於邦交一事, 推究得失, 剖晰情勢, 忠謨碩畫, 傾佩無涯. 比諗頤養修齡, 平章大政, 保疆禦侮, 措注鹹宜, 至爲企頌. 承示日本與貴國交涉各節, 倭人性情桀驁貪狡, 爲得步進步之計, 貴國隨時應付, 正自不易. 客歲駐倭公使何侍講來書, 屢稱倭人倩爲介紹, 願與貴國誠心和好, 兩無虞詐. 鄙人思自古交鄰之道, 因應得其宜, 則仇敵可爲外援, 因應未得其宜, 則外援可爲仇敵. 倭人之言, 雖未必由中, 尙冀迎機善導, 杜彼爭端, 永相輯睦. 是以曾寓書奉勸, 勿先示以猜嫌, 致令藉爲口實也.
近察日本行事乖謬, 居心叵測, 亟宜早爲之防, 有不能不密陳梗概者. 日本比年以來, 宗尙西法, 營造百端, 自謂:“已得富強之術.” 然因此致庫藏空虛, 國債纍纍, 不得不有事四方, 冀拓雄圖, 以償所費. 其疆宇相望之處, 北則貴國, 南則中國臺灣. 尤所注意, 琉球係數百年舊國, 並未開罪於日本, 今春忽發兵船, 刧廢其王, 吞其疆土, 其於中國與貴國, 難保將來不伺隙以逞. 中國兵力、餉力十倍日本, 自忖尙可勉支. 惟嘗代貴國審度躊躇, 似宜及此時密修武備, 籌餉練兵, 愼固封守, 仍當不動聲色, 善爲牢籠. 凡交涉事宜, 恪守條約, 勿予以可乘之端, 一旦有事, 則彼曲我直, 勝負攸分.
第思貴國向稱右文之邦, 財力非甚充裕, 卽令迅圖整頓, 非旦夕所能見功. 現聞日本派鳳翔、日進兩戰艦, 久駐釜山浦外, 操演巨礮, 不知何意. 設有反覆, 中國卽竭力相助, 而道裏遼遠, 終恐緩不及事. 尤可慮者, 日本廣聘西人教練水陸兵法, 其船礮之堅利, 雖萬不逮西人, 恐貴國尙難與相敵. 況日本諂事泰西各國, 未嘗不思藉其勢力, 侵侮鄰邦. 往歲西人欲往貴國通商, 雖見拒而去, 其意終未釋然. 萬一日本陰結英、法、美諸邦, 誘以開埠之利, 抑或北與俄羅斯勾合, 導以拓土之謀, 則貴國勢成孤注, 隱憂方大. 中國識時務者, 僉議以爲與其援救於事后, 不如代籌於事前. 夫論息事寧人之道, 果能始終閉關自守, 豈不甚善? 無如西人恃其僄銳, 地球諸國無不往來, 實開闢以來未有之局面, 自然之氣運, 非人力所能禁遏. 貴國既不得已而與日本立約, 通商之事已開其端, 各國必將從而生心, 日本轉若視爲奇貨. 爲今之計, 似宜用以毒攻毒, 以敵制敵之策, 乘機次第亦與泰西各國立約, 藉以牽制日本. 彼日本恃其詐力, 以鯨吞蠶食爲謀, 廢滅琉球一事, 顯露端倪, 貴國固不可無以備之. 然日本之所畏服者泰西也. 以朝鮮之力制日本, 或虞其不足, 以統與泰西通商制日本, 則綽乎有餘. 泰西通例向不得無故奪滅人國, 蓋各國互相通商, 而公法行乎其間. 去歲土耳其爲俄國所伐, 勢幾岌岌, 英與諸國出而爭論, 俄始斂兵而退. 向使土國孤立無援, 俄人已獨享其利. 又歐洲之比利時丹馬, 皆極小之國, 自與各國立約, 遂無敢妄肆侵陵者. 此皆強弱相維之明證也. 且越國鄙遠, 古人所難. 西洋英、德、法、美諸邦距貴國數萬裏, 本無他求, 其志不過欲通商耳, 保護過境船隻耳. 至俄國所踞之庫葉島綏芬河圖們江一帶, 皆與貴國接壤, 形勢相逼, 若貴國先與英、德、法、美交通, 不但牽制日本, 並可杜俄人之窺伺, 而俄亦必隨卽講和通好矣. 誠及此時幡然改圖, 量爲變通. 不必別開口岸, 但就日本通商之處, 多來數國商人, 其所分者日本之貿易, 於貴國無甚出入. 若定其關稅, 則餉項不無少裨, 熟其商情, 則軍火不難購辦. 更隨時派員分往有約之國, 通聘問, 聯情誼, 平時既休戚相關, 倘遇一國有侵佔無禮之事, 儘可邀集有約各國公議其非, 鳴鼓而攻, 庶日本不致悍然無忌. 貴國亦宜於交接遠人之道, 逐事講求, 務使剛柔得中, 操縱悉協, 則所以鈐制日本之術, 莫善於此, 卽所以備禦俄人之策, 亦莫先於此矣.
近日各國公使在我總理衙門, 屢以貴國商務爲言. 因思貴國[政教禁令, 悉由自主, 此等大事, 豈我輩所可干預? 惟是中國與]貴國誼同一家, [주001]
번역주 001
닫기

이 부분[“政教禁令, 悉由自主, 此等大事, 豈我輩所可干預? 惟是中國與”]은 다음 번호의 자료 (5) 문서번호:2-1-1-05(312, 373a-379a)에 실린 같은 내용의 첨부문서에서 다르게 서술되어 있는 부분이다. 아마 朝鮮의 정교 ․ 금령의 자주권을 강조한 부분을 의도적으로 삭제한 것으로 생각되지만, 이 부분을 제외하면 나머지는 대부분 轉寫과정에서 나타나는 오류로 보이며, 그런 점을 보면 이 자료가 훨씬 정확한 내용을 담고 있다.

又爲我東三省屏蔽, 奚啻唇齒相依? 貴國之憂, 卽中國之憂, 所以不憚越俎代謀, 直抒衷曲, 望卽轉呈貴國王察核, 廣集廷臣, 深思遠慮密議可否, 如以鄙言爲不謬, 希先示覆大畧. 我總理衙門亦久欲以此意相達, 俟各使議及之時, 或可相機措詞, 徐示以轉圜之意. 從前泰西各國乘中國多故, 併力要挾, 立約之時, 不以玉帛而以兵戎, 所以行之既久, 掣肘頗多, 想亦遠近所稔知. 貴國若於無事時許以立約, 彼喜出望外, 自不致格外要求. 如販賣鴉片煙、傳教內地諸大弊, 懸爲厲禁, 彼必無詞. 敝處如有所見, 亦當隨時參酌一二, 以盡忠告之義, 總期於大局無所虧損. 夫政貴因時, 治期可久, 知己知彼, 利害宜權. 用間用謀兵家所尙, 惟執事實圖利之. 法國教士崔鎭勝, 經貴國拏禁, 該國使臣在京婉求我禮部行文轉請釋放. 實爲調停息事起見, 想已查照施行. 緣迭奉來函, 諄諄於交鄰保境之道, 用敢不憚覼縷, 密布腹心. 復候起居, 書不盡意.
己卯七月初九日發.
 
별지 : 北洋大臣李鴻章이 미국 전임 대통령 그랜트에게 답장한 서신(北洋大臣李鴻章覆美前任總統格蘭忒函)
 
3. 照錄「覆美前主格蘭忒函稿」
敬覆者:
日前貴前主來遊中國, 獲親風采, 暢聆教言, 欣佩不可言喻. 惟款待多疏, 時縈歉念. 頃接西曆八月初一日自日本東京來書, 猥蒙記注, 感慰交並. 所託琉球之事, 迭接楊副將信, 知貴前主居間排解, 苦口勸導日本諸大臣, 俾勿聽信旁人唆弄, 致間兵釁. 仰見貴前主不忘金諾, 顧全兩國大局之美意, 本大臣立卽將貴前主賜函並楊副將信, 譯寄我總理衙門, 轉呈恭親王查閲, 靡不同聲感謝. 惟此事實係日本欺人太甚. 琉球中國屬邦已百餘年, 案卷具在, 天下各國皆所聞知. 今日本無故廢滅琉球, 並未行會商中國, 乃於事后捏造許多謊言、證據, 照覆我總理衙門, 強詞奪理, 不自認錯. 聞已將此項節畧轉呈貴前主閱看, 想必能辨其誣也. 來示兩國應該彼此互讓, 不致失和, 誠爲公平正大之論, 但日本錯謬在先, 毫無退讓中國之意. 中國於前年臺灣之役, 業經忍讓過分, 舉國臣民已形不服. 今此事若再退讓, 於國家體制、聲名, 恐有妨礙. 未知貴前主與其太政大臣等如何妥商辦法, 使兩國面子上均下得去, 本大臣竊願傾聽下風, 以待貴前主之指揮也. 貴前主將此事費心商定, 不日命駕回國, 想可囑令貴國平安大臣與敝國何公使在東京接續商辦, 務使兩國歸於和睦, 感盼尤殷. 至敝國朝廷上下, 皆欲認眞整頓諸務, 設法自強, 以副貴前主暨楊副將殷勤屬望之懷. 惟祝貴前主回國后, 一路福星, 萬家拱戴. 仍舊總理國政, 庶中美交情, 日臻親密. 以后仰仗大力維持之處甚多, 容再隨時專函布告, 德領事人極正派謹愼, 本大臣素相器重, 尙希貴前主回國后加意栽培爲幸. 專泐奉覆. 敬頌鈞祺. 七月初六日. [李鴻章頓首]. 楊副將暨少君、格參將, 均祈先爲致候, 餘再續布. [주002]
번역주 002
닫기

“[李鴻章頓首]” 부분은 『李鴻章全集』 32 「信函」4(安徽敎育出版社, 2007), 470쪽의 내용에 따라 추가한 것이다.


再, 日前貴前主, 在天津晤談, 曾蒙以金山華工之事, 囑爲妥籌辦法. 當經本大臣轉述尊意, 函商我總理衙門王大臣, 請甚酌爲變通. 旋據貴國西公使會議, 擬暫禁止娼妓、逃犯、有病及招工人等, 前往金山. 等因. 我總理王大臣, 因貴前主諄囑在先, 顧念兩國睦誼, 互相體諒, 遂與西公使和衷商酌, 格外通融, 允照所請. 以后再妥訂章程, 想西公使西必已函報尊處. 特再附聞, 以釋遠念. 又及.
 
이름
李裕元 , 李裕元 , 鴻章 , 李裕元 , 花房義質 , 森有禮 , 花房義質 , 李裕元 , 李裕元 , 橘山 , 崔鎭勝 , 格蘭忒 , 恭親王 , 李鴻章
지명
朝鮮 , 朝鮮 , 日本 , 琉球 , 盛京 , 伊犁 , 伊犁 , 嘉峪 , 蘭州 , 西安 , , , 恰克圖 , 尼布楚 , 科布多 , 天津 , 恰克圖 , 伊犁 , 伊犁 , 美國 , 金山 , 日本 , 德源 , 德源 , 元山 , 日本 , 日本 , 中國 , 臺灣 , 琉球 , 日本 , 中國 , 中國 , 日本 , 釜山浦 , 中國 , 日本 , 日本 , 泰西 , 俄羅斯 , 中國 , 日本 , 泰西 , 日本 , 日本 , 琉球 , 泰西 , 朝鮮 , 日本 , 泰西 , 日本 , 俄國 , 比利時 , 丹馬 , 俄國 , 庫葉島 , 綏芬河 , 圖們江 , 日本 , 日本 , 日本 , 日本 , 中國 , 中國 , 中國 , 法國 , 中國 , 日本 , 東京 , 琉球 , 日本 , 日本 , 琉球 , 中國 , 琉球 , 臺灣 , 東京 , 天津 , 金山 , 金山
서명
陸路通商章程

태그 :

태그등록
이전페이지 리스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