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岛!在郁陵岛上能够看到

● 发刊词

在地理位置上,独岛与郁陵岛相邻。在郁陵岛上能够直接用肉眼看见独岛。《世宗实录•地理志》(1454)上就有记载,“郁陵岛和独岛,两岛相距不远,风日清明,则可望见”。正是由于这种历史与地理上的亲缘关系,自古以来,郁陵岛居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独岛是郁陵岛的附属岛屿。
然而,迄今为止能够证明在郁陵岛上看得见独岛的实证资料却只有几张照片以及郁陵岛居民们的目击证言而已。还没有任何人通过长期监测获得过客观的资料。
鉴于此,我们财团在2008年设立独岛研究所之时,实施了一项为期一年零六个月的‘独岛可视日数调查’,在郁陵岛上对独岛开展长期观测。并且以该调查结果为基础,出版了《在郁陵岛能够看到独岛!》一书。
该项作业由历史学、国际法、气象学等三个领域的研究人员共同参与,分别从历史学、国际学、气象学上分析了在郁陵岛能够看得见独岛这一事实所具有的意义。建立在客观资料基础上的跨学科研究,将使我们对独岛主权相关的理论依据变得更加无懈可击、坚实可靠。
东北亚历史财团正在开展各种与独岛相关的调查研究及教育宣传等。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在国内外开展各种具有公信力的研究。所以,确保调查研究的客观性以及促进跨学科研究就显得尤为必要。
因此,本书能够得以出版我们感到由衷的喜悦。同时,对为本书的出版辛勤付出的相关人员表示感谢。最后,希望本书能够促进独岛的相关研究更加蓬勃地开展,让独岛是韩国固有领土这一不争事实广为世人所知。

● 首页

“在郁陵岛上能够看到独岛?”如今这样的问题已经再也没有意义了。在郁陵岛上能够看到独岛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2008年7月至2009年12月, 东北亚历史财团(独岛研究所)在郁陵岛上对独岛进行了为期一年零六个月的观测,并将其拍摄了下来。这便是‘独岛可视日数调查’项目。
对调查结果加以分析,并最终出版了《在郁陵岛上能够看到独岛!》一书。历史学、国际法、气象学领域的研究者们分别从历史学、国际法、气象学上探讨了在郁陵岛上能够看得见独岛这一事实所具有的意义。本书由总论、正文3章及附录组成。
第1章总论由东北亚历史财团洪成根(홍성근)研究委员执笔,阐述了开展为期一年零六个月的独岛可视日数调查的背景和意义。
第2章由檀国大学历史学科文喆永教授执笔,考察了关于在郁陵岛能够看见独岛这一事实的历史意义。关于在郁陵岛上能够看见独岛这一事实,不仅在《世宗实录•地理志》和《郁陵岛事迹》等韩国的历史文献上有所记载,而且通过独岛可视日数调查这一长期观测也得到了证实。在郁陵岛上可以看见独岛,而在距离日本最近的岛根县隐岐岛上却看不见。这意味着历史上郁陵岛和独岛在相互的可视距离内,被视为一个生活空间,被认为是本岛和属岛的关系。
第3章由洪成根(홍성근)研究委员执笔,探讨了在郁陵岛上能够看见独岛这一事实在国际法上具有怎样的意义。与‘肉眼可见’相关,国际法上可以讨论的是‘发现(discovery)’和‘地理上毗连(geographical contiguity)’,但是它们没有得到认可,成为完整的领土权依据。但是,在郁陵岛能够看见独岛这一事实具有特殊的意义。虽然独岛长期以来被认为是一座无人荒岛,但是郁陵岛上的居民们在日常生活中能够看见独岛,并且郁陵岛和独岛在韩国及日本的官方文件等一些资料上的记录也都同时出现。这意味着郁陵岛和独岛在法律和历史上是一个整体。
第4章由气象厅国立气象研究所黄沙研究课全永信(전영신)课长和李孝贞(이효정)研究员执笔,从气象学上对在郁陵岛上能够看见独岛的当天气象条件和特征加以分析。分析结果显示,一年当中(以2009年为基准)的每一个月都能够观测到独岛,能够看见独岛的当天前后多半会降雨或降雪,季节上来说秋季从9月份到11月份看得最清楚。全永信(전영신)课长和李孝贞(이효정)研究员总结出一般国民能够看清独岛的当天气象特征,还指出了能够观测到独岛最美一面的时期,即11月上旬和2月上旬,此时‘郁陵岛-独岛-太阳’位于一条直线上,这被命名为独岛的黄金日出,即‘独岛奇景’。
附录由郁陵岛居民崔熙赞(최희찬)执笔,他是独岛可视日数调查的观测负责人,记录了一年零六个月期间长期观测独岛的经历和体会。檀国大学的文喆永(문철영)教授以游记的形式写下了本书的最后部分,写下执笔者们自2010年7月28日至7月31日期间实地探访郁陵岛和独岛的内容。
用文字记录在郁陵岛上能够看见独岛这一简单的事实,无疑是一桩非常困难的作业。稍不留神内容就会变得枯燥无味、乏味枯涩。庆幸的是,执笔者全都是大学教授、研究所的研究员、政府机关的公务员等,具有多元化的职业背景,而且研究领域也各不相同,分为历史学、国际法、气象学等。本书最大限度地呈现了执笔者们各自不同的视角和意见,并且还刊登了为数众多的独岛照片,展现了在郁陵岛上的各处放眼望去的独岛的各种面貌。另外,本书在内容和文字表述上也颇用心思。不仅面向专家读者,而且还力求让一般读者也能轻松阅读。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本书的内容只是执笔者个人的研究成果,并不能代表东北亚历史财团(独岛研究所)或政府机关(气象厅)的立场。再者,虽然本书的内容可以作为参考资料使用,但是‘整个一年在郁陵岛能够看到几次独岛’、‘这种气象条件下看得非常清楚’等与独岛观测相关的部分内容不能脱离背景随意引用,这点需要引起注意。这是因为为期一年零六个月的独岛可视日数调查时间太过短暂,还不足以将这类事项完整的做一个标准化处理。
本书的出版得益于众多人的帮助,相关领域的先行研究者们、为写作原稿提供帮助的人们、提供摄影照片的人们、除此之外还有提供其他各种帮助的人们,在这里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写下他们的名字。在此,对给予帮助的所有人表示衷心的感谢。
最后留下这样一个思索:“‘在郁陵岛上能够看见独岛’对于日常生活中面对着独岛生活的郁陵岛居民们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对他们来说,独岛不仅仅只是一座看得见的岛屿。通过他们对于独岛的不断认知,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之上的主权意识,令独岛成为那些远离遥远陆地,生活在他乡的人们心中思念的‘化身’,更会在是不知不觉间终将会爱上它的存在。希望能与本书的读者们共同分享我们这份心情。

2010年12月10日
洪成根(홍성근)代笔

위로 이동